不知有多少人记得,当初上海90%以上的无症状?不知有多少人记得,重症高发于80岁以上和没打疫苗的老人?

直到亲身经历,直到奥密克戎在这片大地上肆虐:年轻力壮、全程接种疫苗,依然躲不过重症,无法避免死亡。
苍生有难,山河同悲。
这两周,城市的街头北风潇潇,四下无人,放眼望去只剩寂寥。阳性躺在家里,步步难熬;阴性将自己裹在层层防护下,满是恐慌。有人抢药,有人崩溃,有人看着孩子高烧在医院无助下跪。
后来,第一批感染的人们康复了,他们戴着口罩像往常那样生活,大家心照不宣,好像这段经历不曾发生过一样。
12月26日深夜,官方宣布新冠肺炎改名为新冠感染,一切好像都快要结束了。
直到,越来越多的悲剧再次出现;直到,感染后离世的人越来越多。
才发现,真正的疫情才刚刚开始!

01

12月25日,上市公司上海科华生物创始人,原上海市生物医药行业协会副会长唐伟国,因感染新冠伴发基础性疾病逝世,享年66岁。
图片
一个生物公司的董事长,生物医药协会的副会长,在面对新冠时依然束手无策。
最终,将生命定格在了这个寒冷的冬天。
这个12月,共和国连续痛失多位院士,清华北大几十名教授密集去世。
我们不知道他们的离世是否和新冠有关,但清华大学教授吴冠英、清华大学教授张君的离世确实是因为新冠。
60岁的张君在一周前感染新冠,在经历发烧、嗓子痛和咳嗽等症状后,逐渐恢复正常。12月18日,他还去昆明参加了学术交流会。12月19日,他返回北京,当天病情突然加重后猝然离世。
还有一个27岁的羽毛球运动健将,抗原刚刚转阴便急着投入到运动中去。可能别人意识到了危险,劝他休息,他却认为“根本算不上高强度”。
图片
当天夜里,他为自己的大意买单了,代价却是生命!
在往前推,12月24日,北京一个23岁的年轻小伙子,抗原转阴后和同学打篮球。运动途中,突然倒地不起,最终不治身亡。
还有南京的一个小伙,刚刚入职某银行中层,未来可期。阳康后他跑去爬紫金山锻炼。结果在紫金山西马腰附近气喘昏迷,抢救无效离世。
图片
南宁的一律师,平时身体素质很好,每年都会参加马拉松。这次转阴后,跑去踢球,结果当场猝死,连抢救的机会都没有。
今天在这里,我必须郑重提醒所有人:
新冠不是感冒!不是感冒!不是感冒!
任何人都有风险!任何年龄段都有风险!任何毒株都有风险!大病初愈后身体需要休养,这是很基本的常识。
其实很多医生都做出了提醒,但似乎提醒对一些人来说压根没用。
 
他们觉得自己的身体倍儿棒,觉得自己转阴了去运动运动应该不会出大事,结果人就没了。
所以,感染了一点都不能掉以轻心,新冠除了发烧、嗓子痛,那些看不见的风险更像是悬在我们生命上方的一柄达克摩斯之剑!

02

为什么转阴后不能急着运动?
因为新冠是病毒!病毒!病毒!
病毒进入我们体内,白细胞发现问题后,会与病毒开始斗争,这时我们的体温开始升高。
体温升高虽然烧死了病毒,同时也烧死不少正常细胞。
虽然最终我们战胜了病毒,但我们的身体也会在此过程中遭受重创。
因此,在阳康后的一段时间里,我们的身体一直处于细胞再造和战后修复状态,这也是我们身体最脆弱的时候。
这个时候如果还不注意休息,还去运动,后果将是致命性的!

03

还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就是转阴后出现心肌炎的人越来越多。
心肌炎,这个名字听着并不严重。
殊不知,急性重症心肌炎和病毒性心肌炎可能随时要了一个人的命。
更重要的是,心肌炎的早期表现和普通的感冒很相似。
我曾接诊过一个急性重症心肌炎患者,一开始他觉得自己是感冒,没放心上。等病情发展到不可挽回时,后悔的机会都没了。
现在有些人就是这样,转阴了,迫不及待去运动去活动,不给身体休养生息的机会。
后来又发烧了,以为自己复阳了,其实那很可能已经是心肌炎了,已经在危险的边缘徘徊了。
图片
我不想危言耸听,但大意的代价我们谁也承担不起。
所以,大家在出现以下症状时,一定要警惕心肌炎的可能。
一个是频繁心慌。
如果你在感染前心跳正常,感染后总觉得心脏乱跳,要警惕!
第二是心动过速。
我们发烧时也会出现心动过速,那是正常的。可如果退烧了,心跳速率依然居高不下,甚至超过120次/分钟,要重视!
最后是胸闷气短。
频繁出现胸闷气短,甚至不能躺下,一躺下就感觉在憋气,一活动就气短。
出现这些症状,就不要再逞能了,风险一旦发生就是百分百!

04

这些天,有不少阳康已经出关。
于是,我们在网上看到了这样一幅场景:
图片
除了扎堆出去旅游,还有不少人已经丢下了口罩,迎接“自由”。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景,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基于一些专家给出的“研究”:
新冠是小感冒,和流感差不多,99.5%的人不用去医院,现在病毒毒性已经大大降低,二次感染概率很低…
今天,我想给大家泼个冷水:
请放弃幻想,重视起来!
 
不要再被一些不负责任的言论愚弄了!
首先,我们现在面对的不是一种毒株,国内目前主要流行的是BA.5.2和BF.7。哪怕你已经阳康了,你的免疫抗体也只是针对你之前所感染的毒株。也就是说,康复后你还是有很大可能再次感染其他毒株。
所以,你阳康过后的那点抵抗力,在各类毒株面前没太大作用。
其次,现在的毒性并不是很弱,网上越来越多数据表明感染后会导致肺炎。
白肺问题这些天频繁冲上热搜引起讨论就是最好的佐证。以下是一位医疗界同行给出的数据:
图片
最后,新冠有“后遗症”!
虽然我很不愿承认这一点,但现实就是这样。今年发表在《JAMA》上的重磅论文给出了结论。
论文汇总分析了包含22个国家的120万感染者的54项研究,结论是:
存在持续身体疲劳、情绪波动和肌肉酸痛;
 
认知问题;
 
持续的呼吸系统问题。
吓人的从来不是医生,吓人的是疾病!
摆在我们面前的这个冬天,或许很难。
但我想说,无论你正在经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