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饶毅炮轰张文宏:再论专家的风骨

图片

作者丨燕梳楼

此前写过《论专家的风骨》。

转眼三年过去了,今天就再论专家的风骨。

这缘于昨天,大科学家饶毅公开批评某医生发布不负责言论。

什么言论呢,就是“高峰期马上来临,走出疫情已成定局”。明眼人一看,这某医生不就是张文宏么?这两人口碑都不差,怎么也会掐起来了呢?

是文人相轻还是专家互害?这个我们不好评价。在张文宏看来,奥密克戎的病死率和流感差不多,民众完全不用恐慌,冬去春来,走出疫情,已成定局。

我们都知道饶毅眼里揉不得半粒沙子,他看不惯张文宏如此断论,所以直接开炮,而且非常刺耳:

对上不必逞能、对下不宜逞强,疫情双方代表性人士都应该实事求是。

饶毅认为,世界上没有一个人可以断定疫情走向,没有一个人可以排除疫情永远伴随人类、一年三次、每次轻重没有规律地摇摆。真懂科学的人,遇到不知道立即承认不知道。

这意思很明显了,张文宏如此肯定地说两个月内走出疫情已成定局,这并不实是求是,至少是不严谨的,因为世界上还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给出这样的结论。

杀伤力最大的一句话是,批评张文宏不懂科学。

我部分认可饶毅的观点。疫情以来,我们各方面的专家纷纷披挂上阵,闹出的笑话也不少,不相信大家可以对照我三年前的这篇文章来看《论科学家的风骨》。

放开前与放开后,不少专家的言论前后矛盾来回横跳,曾被啪啪打脸的某位王专家也不失时机地跳出来蹭热度,以前是三月一变现在是三天一变,不仅误国误民,而且也损害了政府的公信力。

饶毅一针见血,指出一些非专业人士总想扮演科学家,但你其实就是个医生,懂多少就谈多少,不懂就承认,或者不谈。要懂得病毒流行,就要有分子生物学和遗传学知识。

这里批评的是谁,大家也心知肚明,显然不仅仅是张文宏了。最近这一阶段,确实很多医生都出来发声,然后频频上热搜,信息显得很杂乱,让老百姓无所适从,这也是事实。

希望相关部门能注意到这个问题,不能谁都充当专家,这个儿科主任,那个呼吸道医生,今天传出一段内部录音,明天又冒出个神神秘秘的PDF,你让老百姓到底听谁的?

但又觉得饶毅借张文宏发难有点过火,你可以批评他不严谨甚至不懂科学,确实他是个医生不是科学家,但上升到人品问题,说他对上逞能对下逞强就冤枉他了。

两个都颇负盛名,而且都是坚定的共存派。理应英雄惜英雄才是。就像世界杯上,如果没有大罗就没有小罗,没有小罗就没有梅西,没有梅西就没有内马尔,他们代代传承,彼此欣赏,惺惺相惜。

在现在人心思稳,局势思定的关键时候,张文宏出来说走出疫情趋势不可逆转,我理解更多的是起到鼓舞人心的作用,难道他要说放开也没用,疫情还会持续一百年才是严谨的态度?

我恰恰认为,严谨才是科学家的事,医生要做的就是安抚人心。我们看病时经常被大夫骗说你这小毛病没事的,目的就是先除心病消除恐慌,非要鸡蛋里挑骨头就有失风度了。

说实话人类历史上所有的瘟疫灾难,最后都是靠群体免疫度过的,真正起关键作用的并不是什么专家,恰恰是医生群体,他们也许不太懂生物学和遗传学,但他们知道如何治病就够了。

你拿科学家的标准去要求一个医生,来显示自己的专业水准,这肯定不公平。

现在我们处在疫情大爆发的前夜或者说当中,需要的是信心和勇气。全面放开已经开弓没有回头箭,我们可以不信专家,可以质疑病毒变异,但这一步必须要迈出去。

无论是政治还是经济还是文化艺术交流,中国都不可能成为孤岛。继续管控下去,不仅巨大的成本难以为继,大小循环也备受冲击,最后很可能出现经济和社会秩序的双重崩塌。

此前上海封了3个月勉强防住,后来新疆、西藏部分地区封了100多天也没有防住,这说明变异后的病毒防是防不住的,病毒在变异,我们的策略当然也要改变。

既然决定要变,就必须要开动宣传机器宣传引导全社会对新冠的共识。我们的问题在于,放开前过度强调了新冠的严重性,而放开后又过度宣传了新冠的人畜无害。

而个别专家在其中扮演了正反两面角色,话都给他讲了,同一张面孔前后两种论调,老百姓有质疑有反感也属正常,而我们的媒体也犯了冒进主义,如果能谨慎点报道更好。

我一直认为,作为专家应该通过研究数据说话,通过国内外的案例说话,而不是自己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凭经验凭感觉,领导不是专家,但专家会影响领导,影响高层的决策。

专家不仅要对历史负责,更要对现实负责,如果总是非左即右信口开河,是要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遗臭万年的。个人身败名裂事小,误国殃民事大。

中国没有面对大规模感染海啸的经验。在新十条出台前,政府曾专门召集中西医八君子召开座谈会听取意见,我很好奇,这些专家都说了什么?为什么不提醒可能会出现的药荒?

我们从国务院联防联机制频繁的发布会、各种方案通知上来看,政府很敬业,可以说是马不停蹄人不停歇,最后还是出现了一药难求的尴尬局面,难道仅仅是政府的责任吗?

我们的专家,我们的八君子个个满腹经纶胸怀天下,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呢?

当然,仅仅把板子打到专家身上也不公平。我们的监管部门也要反思,此前各种退烧药实名登记才能购买,这显然也抑止了正常消费,现在突然放开需求井喷,供应链不断才怪。

而且,任何时候都不能低估人性的恶,很多不良商贩一看机会来了,囤药惜售,牟取暴利。一盒布洛芬能炒到3000元,抗原能炒到5000元。

但仅仅一家山东淄博新华制药年产能就高达8000吨,足够14亿人一天三次吃上三年,这还不算另一家亨迪药业的产量。你说这市场上缺的是药吗,缺的是德。

作为监管部门发现这个苗头后就应该立即掐死,实行按需购买限人限量,但后来再想这么干时已经晚了,一些良心药店只能把仅有一些退烧药剪开一粒粒卖。

这里面纵然有感染速度超过预期的措手不及,也有前后防疫思路的切换断档。疫苗接种率都能高达80%,一盒普通的退烧药竟然能全网断换?

虽然说专家一再说绝大多数感染者无需特效药,年轻人多喝水杠就能杠过去,三五天就可痊愈。问题是事情落到自己头上,谁发热40度敢不吃药退烧?

防疫三年,最后被一盒药难住,这确实需要我们反思。

但反思归反思,也不能借此否定放开的政策。因为不仅中国退烧药缺货,美国也缺货。他们放开这么久了,赶上冬季流感和新冠双重大爆发,也只能推出限购政策。

现在,全国大部分城市都已或正在进入第一波感染高峰,医疗挤兑和药荒问题也正在得到缓解。无论什么时候,我们唯一的依靠只能是政府,别指望市场上那只看不见的黑手。

很多人抱怨国家为什么不能有序放开,我只能说这很理想化。如果病毒能按我们的节奏来走,那为什么这第一波要先从北京开始?从三四线城市有序放开不行么?

此前我曾和大家分享过一个疫情感染时间地图,从目前来看趋势基本吻合,而保定、北京、广州则已经度过最艰难时期,这里的人们正筹备复工复产。

为此,北京打响了复工复产第一枪。而后重庆、安徽等多地均官宣,无症状及轻症干部职工在做好防护的情况下正常上班。其实我认为做抗原也没什么意义,如果发烧就按发烧服药,如果没症状就去上班,是不是阴阳有什么关系呢?

持续三年的疫情让不少企业“家底”耗尽,青年失业率也达到了可怕的20%。如果继续采取休克疗法,再想恢复元气就需要更长的时间周期。

前两天结束的经济工作会议,其中有一段这样描述:

“要更好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因时因势优化疫情防控措施,认真落实新阶段疫情防控各项举措,保障好群众的就医用药,重点抓好老年人和患基础性疾病群体的防控,着力保健康、防重症。”

这说明我们后面的工作重心要转移到经济上来了,不可能再因为疫情防控而原地踏步。当然放开并不意味着放弃,而是要保健康、防重症。

如何保健康、防重症,我最后提几点建议:

第一,农村应重点做好压平高峰的准备。

农村地广人稀,所对应的医疗资源更是薄弱有限。大量的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一旦感染将可能会轻症拖成重症,这需要我们基层医疗体系及时跟进发挥作用。

我觉得河南的做法很好,进村入户进行摸排调查,然后建立健康档案,配发小药包,这些都为压平第一波感染高峰提供了过洪准备。

第二,警惕城市快速过峰引发医疗挤兑。

城市人口密度大,传播快,快速过峰可能会引发医疗挤兑,再加上大量医护人员战斗减员,重症ICU的资源不足,都是摆在部分城市面前的严峻形势。

尤其是个别地方出现的急性感染,对尚未发育完全的婴幼儿非常不友好,已经出现了因感染新冠而导致多系统器官循环恶化的案例,需要我们高度关注。

第三,江苏部分地区的做法值得借鉴。

短时间内药荒问题虽然已经得到了缓解,这其中民间自助共享的作用功不可没。但仅仅依靠民间力量显然不够,还需要政府主导下的灵活应对。

比如苏州、无锡等城市将核酸小屋改造成发热诊疗站,配备一医一护,诊疗、取药一条龙服务,还可刷医保。南京则把公交车改造成流动便民诊所,这些做法都值得复制推广。

第四,以人为本减税补贴体养生息。

这三年时间,很多企业和店铺倒在了黎明前,再加上房贷车贷和子女教育等居高不下的生活成本,不少家庭已经困难重重,希望各地政府能一城一策以家庭为单位进行补贴。

对于一些仍在坚挺的工厂和企业来说,最好能出台一些减税政策,这个时候无论是国家还是人民都需要共克时艰,休养生息。

目前席卷全国的感染规模,所带来的破坏性将远远超出我们想象,甚至导致我们被动应对,但并不能说明我们就错了,而是不能再拖下去了!

现在,已经到了我们全面反攻的时候了,这背后可能有代价,相比较半年前放开,代价已经小了很多。

如果我们连三五天的发烧都经不住考验,又怎么指望你能为国而战,冲锋陷阵?

在这惨烈的一仗里,我们每个人都是历史的英雄。

平生历经坎坷路,不向人间诉不平。

不经历风险,怎么见彩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