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本应该是社会中最后一片净土。
没想到却成为滋生犯罪的温床。
近日,在四川泸州某乡镇初中,一在校女生突然收到一条信息,对方问她:
“一台苹果手机换你一晚,愿不愿意?”
并附上了一个呲牙咧嘴的微笑表情。
这是什么虎狼之词?女生当即懵了,回复道“啥子?”
图片
没想到,对方又强调了一遍:

“就是那个意思啊!”

眼见女生还是不懂,对方怀疑女生装傻,竟恼羞成怒直接挑明:
“14岁过后就不是儿童了。”
还不忘大骂女生是“傻b”。
图片
女生终于明白了对方的意思,瞬间感到恶心至极,不禁破口大骂:
“狗叫啥子!”
她不敢相信对面这个言语轻薄、低俗下流的人,竟是她平时尊敬有加的老师。
而且她才只有14岁,还未成年。
对着一个小孩说出这么猥琐的话,无疑是在违法的边缘疯狂试探。
图片
女生看完信息后,心情久久都不能平静。
她既害怕于老师的威信,又担心自己会受到进一步的伤害。
庆幸的是,最终理智战胜了恐惧,她决定向外界发出求助。
她向有关部门举报了这名男教师的所作所为,并将聊天记录上传到网络上。
一经发布,就引起了轩然大波。
网友们很快扒出了这名男老师的照片,虽看不清正脸,但可以看出他年纪轻轻,而且衣冠楚楚。
如果不是女学生的爆料,很难将这样一个“体面”人,和一个骚扰犯联系起来。
图片
随着舆论不断发酵,当地教体局也被惊动了,很快就发布通报,
称立即对涉事老师进行停职调查,并表示该局还将配合公安机关调查。
图片
12月3日,当地警方也发出通报,对徐某处以行政拘留10日的处罚。
图片
值得注意的是,通报显示,这不是徐某第一次骚扰女学生了。
他曾多次向女学生发送引诱、侮辱等信息。
至于为何以“睡一晚给一部苹果手机”来骚扰女学生,至今成谜。
有网友认为这只是徐某随口一说,也有网友认为是蓄谋已久,更有网友一针见血地指出,
徐某之所以说出如此大胆的话,很可能已经在其他学生那里“得逞”了,只是没有曝光出来。
 
如此一联想,简直让人脊背发凉。
图片
如果真是如此,那可不是性骚扰这么简单,还可能涉及到校园性侵。
这并不是阴谋论,事实上这二者之间,的确存在着某种“可怕”的联系:
很多时候,如果性骚扰得不到制止,下一步可能就是性侵。
 
而并不是所有的学生,都能勇敢站出来揭发老师的“恶行”。
大家还记得“南昌某大学副院长性侵案”吗?
2017年12月,有人爆料称,南昌某大学女学生小林被该院副院长周某猥亵、性侵长达半年。
爆料者称,周某打着学习交流的名义,在校内公然创建“师门”。
邀请的都是一些长相漂亮的女学生,小林就是其中一个。
某天,周某以取论文参考材料为由,让小林去他的宿舍。
在宿舍中,周某以学习为切入口,对小林大胆“表白”,并对其进行搂抱、强吻等性骚扰。
图片
小林将其推开逃离了宿舍,可色心大起的周某,怎么可能就此死心。
在之后的日子里,他又以“影响其毕业”等语言恐吓,对小林进行各种骚扰。
而小林迫于老师淫威,也害怕影响自己的学业,一直选择忍气吞声。
就这样,周某胆子渐渐大了起来,从强行搂抱、亲吻……到最后“强bao”了小林。
而小林逐渐屈服于这样的魔爪之下,长达7个月之久。
图片
忍无可忍的小林,决定向学校领导举报,得到的回应却是:
“你忍着吧,不能让这事毁了整个学校的名声。“
图片
身心遭受重创的小林,患上了严重的创伤应激反应,并多次产生轻生念头。
在经过治疗后,她终于鼓足勇气,将这些罪恶揭露在众目睽睽之下。
原以为等来的会是网友们的同情与怜悯,没想到却是铺天盖地的指责。
很多网友认为,小林是“自作自受”。
谁让她没有拒绝院长的性骚扰,如果她勇敢拒绝,后面根本就不会被性侵。
这种说法看似有道,实际根本没有触及问题的根本。
为什么小林缺乏对性骚扰说“不”的勇气?是她胆小怯懦吗?或许是有的。
但更多的是,她面对的压力超出了她的承受范围。
当每个“怯懦”的女孩极力想要做出一个改变,总会有一道当头棒。
而这道当头棒,就是那些恶意的舆论。
 
在《房思琪的初恋乐园里》有这样一段对话,思琪在家一面整理行李,一面用天真的口吻对妈妈说:
“听说学校有个同学跟老师在一起。”
“谁?”
“不认识。”
“这么小年纪就这么骚。”
思琪不说话了,她一瞬间决定从此一辈子不说话了。
这就是为什么有的人宁愿默默隐忍,也不去做些什么,是那些恶意的舆论杀死了她们的勇气。
图片
而这些恶意舆论中,“受害者有罪论”的杀伤力最大。
何谓“受害者有罪论”?
1966年,心理学家勒那做了这样一个实验。
他找来72名观察员,让他们围观一位“学习者”完成记忆任务。
实验规定:一旦学习者记错了,就要接受电击惩罚。
和大家想象的不同,观察员们在看到学习者记错后被电击的痛苦反应时,并没有表示同情。
反而会认为,这个人实在是太笨了!
这一理论被称为公正世界理论,也叫做受害者有罪论。
图片
(电影《素媛》截图)
从实验中不难发现,当观察者无力改变受害者的命运时,就会否定和贬低受害者。
因为大多数人都相信“世界是公平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所以难以接受为什么有些人明明什么都没做错,却遭遇了不幸。
更不能接受,有些事那么不公平,我们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所以只好天真地自我安慰:

受害者遭到不幸,肯定是因为ta哪里做得不好,这都是ta自找的。

只要我不像受害者那么笨,就不会遭遇同样的事。

在这样的逻辑下,诞生了一系列经典话术:
“深夜下班回家被性侵”
——谁让你一个人这么晚还不回家,你自己也有责任。
“女性被性骚扰”
——肯定是你穿得太暴露,不怪你怪谁?
……
其实这些话术之下,隐藏着的是深深的恐惧。
通过指责受害者,才能缓解他们对残酷世界的恐惧,找回安全感。
这就是人性的自私,为了获得片刻的安宁,不惜对受害者进行“污名化”。

图片

(电影《素媛》截图)
而这样的污名化,一定程度上会让受害者更加具有性羞耻感,
再加上犯罪者的优势地位,会让受害者更加畏惧于毕业、就业、前途等压力。
种种因素的叠加之下,受害者就很容易陷入“寒蝉效应”中,无法反抗。
(寒蝉效应是法律用语,或指人民因恐惧于遭受国家刑罚,或是无力承受所必将面对的预期损耗,就不敢发表言论。如同蝉在寒冷天气中噤声一般,放弃行使其正当权利。)
至此,就进入了一个恶性循环:
无辜的受害者,不断被骚扰、被性侵;
旁观者害怕悲剧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就大声叫嚣着“受害者有罪论”来进行心理慰藉;
受害者畏惧于社会舆论愈发沉默,导致校园骚扰性侵案更加频发;
受害者层出不穷,轻则抑郁,重则自杀……

图片

可怕的是,在“受害者有罪论”的加持下,这样的循环已逐渐疯魔。
在前文“手机换一夜”的性骚扰事件中,当事女学生已经足够勇敢,曝光了恶势力避免更多人受害。
但很遗憾,舆论对她还是不友好:
“师生要保持距离,女学生不能为了好玩,勾搭老师诱惑老师。”
“老师找你的时候,为什么不无视,反而一直和他聊呢?”
……
图片
这些网友用“受害者有罪论”来攻击她,就是为了证明她是罪有应得。
如果小女孩提前预知了这样的结局,她还会有勇气做出反抗吗?
或许是有的,但肯定会多一些犹豫。
事实证明,比起手握职权的恶魔教师,扑面而来的“受害者有罪论”同样让人窒息。
它带来的是被污名化的绝望,以及无力挣脱的恐惧。
可笑的是,这种本末倒置的态度与恶意,并不能带给旁观者真正的安宁。
反而是一种“饮鸩止渴”的假象。
让他们处于一种虚假的平和中,从而忽视了问题的本身。
所以那些叫嚣着“受害者有罪论”的人,请你们停一停吧!
身为旁观者,真正的“安宁”是给受害者以底气,让她们敢于反抗,敢于发声。 
而不是让她们时刻笼罩在耻辱的阴影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