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社会有别于城市,有的时候可以说是自成一体,其中牵扯着人情和利益,尤其是宗亲多,总是沾亲带故,从而形成的纽带利益共同体。而现在乡村治理慢慢引用了城市化管理,想要顺利推行就会得罪一部分人的利益,反过来说是要打击一片人的。

每年的年前年后都是乡村治理最严的时候,这时候大量的农民工返乡,社会治安开始出现混乱,巨大的人群涌入考验这乡村治理功能的同时也带来了无数的风险,因而每年都会进行一轮“严打”。

而现在已经是12月多,今年的春节较之往年提前的了不少,目前已经有不少人开始陆续返乡,因而新一轮“严打”或又要来了,有4类人将会遭殃,而村民最恨的是第三类,看看都有谁?

第一类、村霸地痞

每次严打必不可少的角色就是村霸地痞,这些人太大的事不敢干,但是小偷小摸、小打小闹总是层出不穷,有的很多还欺软怕硬,同样也有不少的欺行霸市,欺凌弱小,鱼肉乡亲乃至把持基层政权。

图片

这些人最喜欢的就是呼朋唤友,喝酒闹事,有事没事瞎起哄,是乡土社会不稳定因素之一,甚至于有的不仅欺负别人还家暴,打骂妇女儿童等等,因而这也是最需要整治的目标。

第二类、黄赌毒参与者

打击黄赌毒并不是说说而已,如果说黄、毒和农村不太搭边的话,那么每逢春节前后,农村赌博盛行这是不争的事实,有的人一夜暴富,有的则是一夜负债累累。

见过很多辛苦在外赚了一年的钱的人一夜输光的场景,到头来又灰溜溜的回去接着打工赚钱,这也是为何有很多人年年打工年年穷的原因,不仅平时大手大脚,牌桌上更是大手笔,赢的话还好说,输的话就想着往回捞而捞着捞着不仅本钱全无还要欠下不少债务。

所谓小赌怡情、大赌伤身,其实不论小赌还是大赌都不应该去赌博,这个就是吸毒一样有瘾,没钱的以后甚至还会做出违法犯罪的事情来,这样一个家庭直接就分崩离析了,因而打击赌博就是拯救了一个个家庭,这一点村民是很支持的。

第三类、违法乱纪村干部

要说其他的并不涉及到大部分村民,只是少部分人受到波及。而村民最恨的就是违法乱纪的村干部。村干部作为村内的领头羊,是村民充分信任以后投票选举的人才,本着其能够带领大家发家致富,何曾想就有那么一些村干部辜负了村干部的信任。

不仅没有带领大伙致富还侵害了村民和村集体的利益,只富了村干部一个人。贪污受贿,侵吞村集体财产,承揽村内工程,实行利益输出甚至于做假账,弄虚作假愚弄百姓坑骗上级审查等等这样人不严打谁严打?

第四类、涉黑、涉恶人员

打黑、打恶在农村早就深入人心,墙壁上到处都是宣传语。但是几百年如此,由于农村监管较为松散,地域又太广,乡土社会又较为闭塞,从而滋生了不少黑、恶群体,大多数是以宗族势力为代表仗着家族人多,高门大户而横行无忌,这些家族中有的人当官有的人有钱,可以说是有钱有势,从而慢慢养成了一股势力。而这些人也是被打击的目标,就如唐山前段时间的恶性伤人案件一样,不打击不足以平民愤。

图片

因而从12月开始,针对以上几类人或要再来一次严整,肃清农村发展毒瘤,为实现乡村振兴保驾护航,同样也是让农民都能过一个好年,毕竟三年疫情太过不易,是该好好的过日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