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在农村,光靠种地是赚不了钱的,外出打工,何时是个头呢?家里有老有小,倦鸟归巢,迟早照样要返乡来的。

以下是小伙杨年离开城市返乡创业的故事,自述:

前几年,我下狠心从外地回到家乡,靠着打工积攒的钱,在家里搞中药材倒手的买卖。

说实话,那时候就是想利用当地中药材产地的优势,从农民同伙手里收一些地产药材,再转手卖到收购商那里。

图片

这样的买卖,每年也就赚点辛苦费,但在和各种药材收购商打交道的过程中,我确实学到不少。

回家守业是有风险的,不像在外面打工,只需你尽力,只需你省吃俭用,每一年都能挣个三五万块钱,如果是夫妻俩一起努力,那还能多挣一些。

其实,我这小买卖,还谈不上是守业,但我逐渐感受到做农业经纪人的乐趣,同时我也发现,农民种出来的农产品卖不上好价钱,收购商愁于买不到好产品,我认为,这是中间环节出了问题。

图片

于是,在同伴的赞助下,我注册了农夫优选合作社,以订单农业和市场需求相结合的形式,以菊花和烘干形式,帮收买商提供他们所需求的农产品。

这样的话,农民朋友也敢积极搞种植了,他们种植的菊花能卖掉,而且还能卖个好价钱。

来年他们肯定都会按照高标准去种植,这样的话,我的货源就充足了,所以说,有些东西都是因果循环,相辅相成的。

图片

提起自己的创业故事,杨年打开话匣子貌似就收不住了。

村里人都说他这两年赚到钱了,无论是搞中药材莳植,还是搞中药材初加工,都弄得风生水起。

咱先不说他赚多少钱,单他家里的那套烘干设备,就投入了快要30万。

眼下,正值菊花上市的季候,杨年说:“我家里的烘干装备,最重要的便是为烘干菊花筹备的,咱这里的农户,种植的有林林总总的菊花,从后期的苏北菊,到杭白菊,再到后来的亳菊和金丝皇菊,繁忙起来,能连续大概60天的样子吧。”

图片

到了收尾期,菊花的品质也不如以前,所以,基本上属于粗加工,像这种金丝皇菊,平常加工,都是一朵一朵地摆好,才能进行烘干,那都是论朵卖的。

对于搞中药材烘干及收购买卖,一年又能赚多少钱呢?

杨年坦诚地说,家里的烘干设备是去年投资的,繁忙一年,刚好把投资的钱给赚来了。

图片

今年还没到年底,没有盘账,咱也没啥高要求,每一年赚个30万上下就满足。

第一比打工强点,第二无论怎么说,咱这大小是个老板,虽然咱这老板在城里挂不上号,但在咱乡下,能帮助乡亲们做些事情,心里总是感觉美滋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