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的新冠疫情大流行对于世界的影响真的是非常的巨大,不仅影响了社会的方方面面,还影响了很多人的生命健康。现在新冠疫情大流行依然没有结束,而且病毒还在不断的变异,从德尔塔到奥密克戎以及奥密克戎的子变体等。现在有两个奥密克戎新亚型在美国迅速传播,新亚型毒株BQ.1和BQ.1.1占正在该国流行的新冠病毒变异株总数的16.6%,几乎是上周的二倍。这两个变种是奥密克戎BA.5亚型的后代,于过去几周在美国迅速传播。不过更加让人担忧的是,融化冻土中释放的远古病毒。科学家们警告,北极永久冻土的融化将会释放出里面封存的远古病毒,并可能造成下一次更严重的大流行疾病。

随着全球不断的变暖,越来越多的自然灾难也随之而至。比如,植物和动物物种的大规模灭绝、海平面上升以及风暴的数量和严重程度的增加等等。现在我们可以再增加一个地球变暖的可能后果,并且这是一个令人恐惧的后果,那就是长期以来被认为已经灭绝的远古病毒的复活。

根据新发表的研究表示,气候变暖可能会使北极病毒暴露于新的环境和宿主中,从而增加“传播病毒”的风险。

病毒需要人类、动物、植物或真菌等宿主来复制和传播,它们有时会转移到缺乏免疫力的新宿主身上。科学家们通过分析黑曾湖地区的土壤样本,他们发现环境中存在哪些病毒以及潜在的病毒宿主。根据分析发现,样本中的病毒和宿主之间存在明显差异。冰川融水会把河道内的顶层土壤连带其中的生物体带进黑曾湖,而气候变暖会增加冰川融水,导致湖内本来存在的病毒接触到原本不会接触到的潜在宿主。换句话说,气候变暖会增加病毒传播几率,造成北极病毒“溢出风险”。

远古病毒真的能够重新复活吗

气候变化正在融化数千年来一直坚固的永久冻土,随着土壤的融化,它们有可能释放出古老的病毒和细菌,这些病毒和细菌可能会重新焕发生机。法国和俄罗斯科学家调查一块30000 年前的西伯利亚永久冻土时发现了一种古老病毒。在2014年发表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的一篇论文中表示,科学家们发现了一种新的“巨型病毒”,他们将其命名为Pithovirus sibericum。巨型病毒之所以被称为巨型病毒,是因为它们比传统病毒大得多。Pithovirus是一种已知的巨型病毒属,它是一种双链DNA 病毒。它在2014年的被发现,是从俄罗斯西伯利亚的永久冻土中采集的一个30000年前的冰芯中发现的一个标本。Pithovirus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大病毒,直径为1500纳米(十亿分之一米)。更重要的是,在将Pithovirus从冷冻状态解冻后,科学家们发现它仍然具有传染性。

而在永久冻结的冻土中存在着大量的远古病毒。研究冰川冰的科学家们在我国青藏高原的冰样本中发现了大约15000年前的病毒。这些病毒中的大多数因为保持冷冻状态而得以幸存,与迄今为止已被编入目录的任何病毒都不同。研究人员分析了在高海拔地区收集的古利亚冰盖的冰芯——古利亚的山顶,这块冰的起源地在海拔22000英尺。冰芯包含年复一年积聚的冰层,在每一层冻结时将周围大气中的东西都困住了。科学家们发现了33种病毒的遗传密码,其中一些病毒已经被科学界发现,但至少有28种是新病毒。

如果我们突然接触到已经消失了数千年的致命细菌和病毒,会发生什么?

虽然全球变暖尚还没有泄露出对人类有害的远古病毒,但融化的冻土已经开始重新暴露出被认为已经根除的疾病。2016年8月,俄罗斯北部一名12岁男孩感染炭疽病后死亡(炭疽病是一种由革兰氏阳性、杆状细菌(称为炭疽杆菌)引起的严重传染病。它天然存在于土壤中,通常影响家畜和野生动物。如果人们接触受感染的动物或受污染的动物产品,就会感染炭疽病。炭疽病可导致人类和动物患上严重疾病)。2016年的炭疽病还导致多达20人住院。这次的炭疽爆发被归咎于北极圈异常温暖的天气,科学家们认为是因为感染炭疽病的驯鹿尸体被深埋在冰层深处,但去年夏天西伯利亚苔原的温度达到了35摄氏度,尸体解冻并释放出炭疽孢子。此次疫情还导致多达2300头驯鹿死亡。

炭疽杆菌革兰氏染色的显微照片

炭疽可能不是潜伏在冰层中的唯一传染病。2004年,美国研究人员成功地从阿拉斯加永久冻土层中冻结的尸体肺部碎片中恢复了1918年西班牙流感。科学家们还在西伯利亚永久冻土中发现了天花的DNA片段。而面对我们没有见过的远古病毒,有些可能是致命的。因为我们的抵抗力根本无法准确识别这些全新的病毒,这样这个病毒可能会比较顺利的进入人体并进行繁殖。这样的后果可能是致命的。

总之不论如何,我们应该小心这些未知的远古病毒。同时我们人类也应该积极地保护环境,因为现在人为导致的全球变暖已经给人们带来了巨大的影响。就像发生在最近几年的极端高温,以及更加异常的气候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