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美丽回老家创业,不到两年就成了当地的大名人。

她一毕业就和男友一起贷款买房,成了“房奴”,日子过得紧巴巴,在大城市里奋斗了8年,“没什么存款”。在职场里,她是一名默默无闻的小会计,过着“毫无存在感”的生活。

回老家后,她计划创业,却被人质疑是“逃回村里”的。崩溃时,她差点放弃,但最终告诉自己,“商业的世界里,没有永远的第一”,撑不下去才是彻底的失败者,于是咬牙坚持。

两年后,她仅靠一部手机,成了当地有名的带货网红。虽然粉丝没有暴涨、流量没有飙升,但是她一天能接到6000个订单,月入两万元,过上了“好玩又赚钱”的梦想生活。

又好玩,又能顺便赚钱

赵美丽已在城市打拼了8年,一毕业就在家人的支持下,和男友一起买了房。2020年,她30岁,做出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决定——辞去城市工作,回农村老家发展。

这不是个“一时头脑发热的决定”。大学毕业后,她进入一家企业做会计工作,日复一日的跟数字打交道,两点一线的生活渐渐让她感到乏味,“每个月俩人一还房贷,存不下任何钱”。与此同时,洪湖农村老家的亲戚却过着不一样的生活:在网上卖了四五年藕带,一天能收获几千个订单,赶上旺季,没几天销售额就能有上百万元。

她羡慕老家的生活。她打工所在的城市距离乡村并不远,只有一个小时的车程,但生活却是两幅截然不同的画面:老家的亲朋好友们守着藕塘讨生活,做电商赚钱,日子看似枯燥简单,实则每天都在学习新知识,踏实努力朝着目标前进。亲戚甚至说“这辈子不做其他的了,就做电商”。这种坚定和乐观让迷茫的她感到震撼。

2020年,做短视频已成为很多人的选择。在亲戚的鼓励下,她抱着尝试的心态,拍了一组短视频,大约有30条。她不懂脚本,都是现场发挥,所有视频的开头都是千篇一律的“大家好,我是赵美丽,今天要带大家看藕塘、挖菱角,拔藕带……”可想而知,基本上都没啥流量。

虽然没有流量,倒是也没啥负担,赵美丽的心态也颇为放松。

转机发生在一个雨天。在荷塘里的一次直播中,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雨,她顶着荷叶,从池塘对岸跑过来,衣服淋湿了,却还在“傻乎乎”开心地笑,一改以往拘谨的“台词”风,唠嗑式地对着镜头说了句“下大雨了,回不去了”。

没想到,这个视频“爆了”,光是点赞就达上万。一些网友们感慨,很久没有看到这种在藕塘里肆意大笑,无忧无虑的画面了。

这条视频为她带来的不仅仅是流量,还有200多个买莲蓬的订单。在她的记忆里,那是视频带货如火如荼的一年。在当地,一斤藕能卖到5块钱,但在网上标价8—10块钱,也能找到愿为品质买单的人群。

她靠一部手机,发现了电商背后的有趣世界, “又好玩,还能顺便赚点钱”。这一年,她索性辞去了工作,回到洪湖,投身创业,全职做起短视频、直播。

差点崩溃,没有永远的第一

在赵美丽看来,家乡洪湖从不缺好产品,3月—6月卖藕带,6月—8月卖莲蓬,7月—9月可以卖菱角,9月—10月卖莲藕。10多年前,当地的藕不值钱,好的时候一元钱一斤。父母忙活一年下来,除去驱虫等开支,基本赚不到多少钱,当地人都觉得打工更划算。

和很多返乡创业的人一样,她刚回家那段时间也遇到很多质疑,有人认为她是在城市混不下去了,才逃回村里。她不理睬那些说她“没出息”的声音,一门心思做事业。创业的头三个月没有收入,但好在待在老家没啥开支,她不着急。

视频有了关注度后,第三个月,销量就起来了。除了短视频,她还增加了直播频次。就这样,“双管齐下”,平均下来,她一天能收获500—2000个订单,好的时候能收到6000个订单,一个月能赚两三万块钱。

事业渐入佳境,她想在内容上有所突破。因为担心拍的视频一直切换场景,网友们看不习惯,有段时间,她坚持一镜到底。可惜效果并不好。很长一段时间里,粉丝不涨,销量也停滞了,她心态崩了。

她发现把一件事,当成兴趣来做,和当成事业来做,完全不是一样的心态。以前上班虽然枯燥,但还有个双休,现在全年无休,简直是“生活在黑暗里”,差不多有一年时间,她都在思考要不要放弃这条路。

与此同时,因为短视频、直播新玩家增多,亲戚的藕带生意也从全网第一名“一落千丈”,一天只能卖出上百单。后来过了藕带的季节,没有货了,亲戚没有找到店铺新出路,干脆就把网店停了。

这时,迷茫中的赵美丽意识到“没有永远的第一”,她开导自己“你追我赶,这才是生意的常态”、“如果半路放弃了,才是真的失败者”。想明白后,她调整了心态,不死盯着增长,在货源和品质上多下工夫。

“名气是最大的”

其实,洪湖当地并不缺卖藕的网红,论起粉丝和流量,赵美丽显然不是最有优势的。但重视品质后,她有了不一样的视角:藕要“优中选优” ,掐头去尾,外观、品质都要符合自己的要求。

一亩塘大概能产3000斤藕,自己家的池塘不够卖的时候,她就收购亲朋好友家池塘的藕,当地藕的收购价格是2.8元一斤,她开出了3.5元一斤的价格,前提是品质过关。周围人看到她生意红火,自家池塘里的藕挖出来后,都挑好的直接送到她那。

有了名气后,她发现很多粉丝们直奔下单而来,目的性非常强。对着镜头时,她需要介绍藕塘地理位置、莲藕的特点,甚至淤泥的特点都得说清楚。做直播的时候,不是只有个漂亮的背景布就行了,她需要把直播架扛到塘里,亲自划着盆在水里采摘菱角。

比起娱乐平台上蹦蹦跳跳的网红们,她想在活泼之余,增加带货的专业与理性。

当然,专业的同时也不能丢掉生活的美感。农产品不同于娱乐产品,大家看看笑笑就过去了,而是要融入生活。开拍前,她会把在家里煮了两个多小时的藕,搬到藕塘里,伴着绿水绿叶,看莲花盛开,吃着热气腾腾的藕,给人们呈现出浪漫美好的画面。

她喜欢在满身泥泞的打拼和美食美味、人间烟火之间,寻找微妙的平衡。偶尔有人质疑她的藕卖得贵,说她拍啥都是为了卖货。她觉得卖货和内容不冲突:仅仅是为了吃的话,家门口也能买到藕。农产品有附加值,人们不仅能买到美食,还有对生活的热爱和期盼。美食里面还有故事,她想通过镜头娓娓道来。

上个月,她还参加了淘宝直播的大国农匠比赛,介绍当地风土人情、农产品特色,赢得了全国各地吃货的认可。

现在,她除了卖藕,还卖当地各种土特产,经常有人慕名前来找她带货,感谢她把自己的农产品卖到了全国。那段时间,店里订单也飞速上涨,她一天能收到3万个订单,卖出去15万斤农产品。

如今,没有人再质疑她回家种地没出息了,赵美丽成了当地小有名气的网红。相比去年的崩溃,现在的她多了一份淡定和从容。看到大网红们一呼百应,她会鼓励自己继续前进,坚持学习:“我销量不是洪湖最大的,但名气估计是最大的。”

名气不是她事业的终点。农产品市场前景广阔,她发现“有的地方卖橙子,连皮都能卖钱,做成酱,很厉害,能加到馅饼里”。未来,她想把洪湖的莲藕做成大产业,以洪湖农产品为起点,拓展其他品类,家乡小网红也能走向全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