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4000元的种子,被炒到20000元,价格翻了两番,想要买齐种子,还得托关系、找门路。

洋种子——中国农民不可承受之痛

2017年,在浙江临海,老陈在当地种了5000多亩青花菜,加上河北、内蒙古的菜地,总共两万余亩。

由于行情太好,当年种子供应紧张,老陈托了关系,花了100多万元才买齐了种子,期待着它们来年2月,长成可以上市的青花菜。

2个月后,老陈欲哭无泪:他买的种子,全是假的。骗了老陈的,是无良的二道贩子。但让老陈绕不开的,却是一家日本公司——“坂田”,其以一己之力吞下了全球青花菜种子65%的市场,在中国也形成了垄断之势。

坂田种子性能优良,价格一涨再涨,最高一粒卖到了0.2元,而“种一颗青花菜才赚几毛钱”。即便种子坐地起价,农民也只能任人宰割。

坂田种子均为雄性不育一代杂交,只能用于生产,不能用于育种留种,农民需要常年复购,种子成本居高不下。洋种子一剑封喉,成为中国农民不可承受之痛

“可以说是严重依赖进口,成为当时和当前蔬菜种业重要的‘卡脖子’问题。”国家大宗蔬菜产业技术体系岗位专家、中国农业科学院蔬菜花卉研究所副研究员李占省介绍,“2017年,4000元1包(10万粒)的种子被炒到2万元,种子供应还受到国外‘封控’,菜农苦不堪言,被迫改种其他作物,损失惨重。”

30多年,育成15个国产品种

我国青花菜年播种面积约180万亩,总产量居全球首位,种子市值逾8亿元,产业总产值超300亿元。5年前,青花菜种子就已经占到我国农作物蔬菜种子进口额第二位(约3亿元)。

当前,青花菜国外品种占有率仍在80%以上,日本为最大进口国,占总进口量的73%左右,其中日本坂田的“耐寒优秀”等占53%以上,日本时田和泷井约10%;美国圣尼斯占10%。

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 作为蔬菜花卉学科唯一的国家级公益性专业研究机构,中国农业科学院蔬菜花卉研究所全力推进青花菜进口替代新品种选育与推广工作。经过30多年研发攻关,研究所的青花菜育种研究成果丰硕。先后育成了“中青1号”、“中青2号”、“中青8号”、“中青9号(绿奇)”、“中青10号”、“中青11号”、“中青12号”、“中青15“、“中青16号”、“中青319”等15个早中晚熟配套的中青系列新品种

中青15、中青518观摩会现场

“绿奇”(中青9号)于2007-2012年曾在甘肃兰州青花菜主产区替代日本坂田的“万绿320”成为当地主栽品种,最高时占据85%的市场;“中青12号”种子已部分出口到美国。

新品种早中晚熟期配套,南北地区均可栽培。目前,该青花菜育种团队已收集引进和创制与改良青花菜育种资源1500余份,其中骨干育种资源40余份,优异资源20余份,并已用于优良新品种的选育。

从事育种工作要“扎根”在试验田,甘蓝和青花菜育种专家、“全国三八红旗手”、中国农业科学院蔬菜花卉研究所研究员刘玉梅,常常是一顶草帽、一把菜刀、一双雨靴,进行田间调查和研究,她形象地称之为“一把尺子一杆秤,一把菜刀闹革命”。刘玉梅说:“我们育种人员其实就是农民,每天下地调查、给花蕾授粉、取样统计,跟这些甘蓝和青花菜都结下了感情,一天不到试验田里转转就心里发慌。”8月,一到雷雨天,别人都往屋里跑,刘玉梅和课题组研究人员却急着往试验田里跑。

为了圆满完成科研任务,课题组的全体成员几乎没有完整的周末和节假日,一年至少有大半年的时间泡在试验田,每年授粉时间长达3个多月,春季连续2个多月、秋冬季节1个多月。授粉期间,他们每天从早到晚手拿一把小镊子,眼睛紧盯着小小的花蕾,将成千上万个花蕾一个一个小心翼翼地剥开,然后再一朵一朵地授上花粉。

李占省副研究员介绍青花菜新品种和深加工产品甘蓝和青花菜育种季节性很强,每年的春季正值花期授粉时节,刘玉梅和课题组成员每天都在试验田里从早到晚做杂交授粉,几乎每个五一劳动节都是在田间度过的。炎热的夏季正好是甘蓝和青花菜收种子的时候,有时气温高达40℃,他们仍然顶着烈日,伴着高温,汗流浃背地在试验田里和大棚收种子。青花菜的收获、选种正值秋末冬初时节,此时早晨露水很大,秋风瑟瑟,气温很低,他们必须到约有半人高的青花菜试验地进行收获、调查,半天下来,下半身全都被露水湿透,其中的甘苦可想而知。

李占省说,“刘老师不仅在育种研究工作中辛勤耕耘,还在人才培养上倾注了大量心血,她指导和培养了20多名研究生,其中我是她的博士研究生,在刘老师的精心指导和培养下,我目前已荣幸成为国家大宗蔬菜产业技术体系青花菜遗传改良岗位专家,我将进一步发扬刘老师敬业精神,带领青花菜育种团队在青花菜“国产芯”方面取得更新的突破”。

目前,该青花菜育种团队育成的新品种“中青16号”,在甘肃、河北、新疆等主产区已实现规模化种植,2020年种植约700亩,2021年超过6200亩。在春季,已成为河北永年、新疆石河子、甘肃等地主栽品种之一,部分替代进口日本的“耐寒优秀”品种。

新育成的耐热、耐雨水、耐抽薹的丰产新品种“中青15”,部分性状优于“耐寒优秀”品种

耐热新品种“中青512”,适合我国主栽区早春保护地种植,将填补国内长江流域春季缺乏耐热国产品种的空白,可部分替代日本的“炎秀”品种

“青花菜研究团队运用组学、体细胞杂交、基因编辑等先进生物育种技术创制了重要的抗病、抗逆和高营养等优良资源,揭示了青花菜雄性不育、耐贮、蜡质合成等重要性状的分子机理,将引领并带动我国青花菜研究进入国际先进行列。”李占省介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