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0日,在湖北省武汉市新洲区潘塘街道熊店村承包土地的余女士,种在田里的南瓜成熟后,遭遇附近村庄的成群结队的老人偷窃。

余女士是95后,为这块田投资100万,目前还欠银行60多万贷款。

余女士人赃俱获地逮住了几个人,他们有的用蛇皮袋,有的拉了板车,就像在自家栽种菜地里一样嚣张。质问他们为什么偷?老人们叉开话题言其它,均说有高血压心脏病,有的还以死相威胁。报警后,因盗窃者年龄都在七八十岁,盗窃金额不大,警方也以批评教育手段为主。

8月22日,余女士正和村委会协商解决此事时,又遭偷盗人员把南瓜用刀砍坏。

偷窃者的行为,让人无语,偷几个南瓜,其实也值不了多少钱。再说一个家庭,一天也吃不了几碗南瓜,偷这么多,是放在家里腐烂?还要拿到街上去卖钱?

农村里的小偷小摸不是武汉独有,在浙江湖州吴兴区高新区也经常出现。我经常听我哥说:种在自家自留地上的蔬菜瓜果遭了偷窃。偷一二碗菜,反正拿到家里去吃,那也情有可原。关键是一些偷菜大户,一个晚上把你一大片菜都收割去上街卖。这些人真没底线,偷菜人遵循的就是,偷菜总比辛辛苦苦种菜轻松许多?

我哥想了许多办法。立告示牌写上:“要吃自己种,何必害子孙”。“蔬菜有毒”等警示牌。并用遮阳布把菜地围起来。没有人员看管,效果还是等于零。

武汉余女士南瓜遭窃的二次舆论,虽然能引起有关部的重视,推动解决问题的进程。媒体会跟进,律师会搬出《治安管理条律》的第几章第几条给你解读,自媒体视频的主播也会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对偷盗者进行猛力的抨击批评。但结果又会如何呢?三天热度一过,偷窃者为了经济利益,还会我行我素,偷盗依旧。

遗憾的是,舆论有时根除不了实际问题。私人菜园,警方不可能派专人给你守护,地方也不可能给你建造围墙。

要彻底解决老人偷窃问题。唯有余女士自己动手建围栏把菜田围起来,进出大门和路口装上监控,养几条狗看家护院,一有人来偷,让先知先觉的狗用叫声来驱赶和提醒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