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个发生在农村的新闻,很有意思。

湖北武汉余女士反映,投资百万在潘塘街道承包千余亩地,种植的南瓜遭附近村民偷窃。余女士说,偷南瓜的多为老人,他们拿蛇皮袋装瓜,被抓后还称身体有病装可怜。熊店村书记回应,老人偷南瓜的行为是不对的,已提醒承包商竖立警示牌,村委可配合处理。

大家的讨论,都集中在了,老人变坏,或者偷窃行为应该对应什么样的法律处罚。

这些,都看的太浅薄了。

能看透多少层,代表了对社会规律的认知深度,和对国家政策的熟悉情况。

因为这个头挂新闻背后隐藏着咱们国家农业矛盾的本质:

新生产力没有新的生产关系来配套。

咱们国家农村问题的解决思路是什么?

一家一户种几亩田的模式,不太给力了。

说白了,能养活自己,能小小的卖点粮食,没办法形成真正的现代化农业。

上不了大机械,没办法工业化,唯一的作用就是养活,稳住,毕竟城市化进展了一半,还剩另外一半在农村。

要解决农业效率问题,很早之前就尝试过,依靠规模经济。

把单家单户的小农变成初级社、高级社,后来变成人民公社,这样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挖水渠修道路上项目。

效果大家也看的很清楚,把人力集中起来大家都干,就变成了大家都不干。

于是换了个思路,开始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土地还是集体的,生产则是靠各家各户,积极性调动起来了。

但是问题又来了,积极性有了,对应的生产力提升很慢,依然是用重人力资源的模式在做。

所以那段时间,大家是满世界的各种,一看到美国大农场,哇,觉得太刺激了。

美国一个农场就夫妻两个人,随便耕种15000亩地,每天跟白领上班一样,机械化生产。

当然问题也存在,比如没办法做到精耕细作,转头一看以色列,哇,觉得太赛博朋克了。

高科技地下滴灌可以把水利用率提高到90%,沙漠里面种菜,大棚都是电脑控制的,特种化肥农药来了缓释胶囊的风格。

当然这还是有问题,就是科技感拉起来了,成本也拉起来了。

那怎么办呢?

羡慕了一圈以后,摸索出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道路。

我们有13个粮食主产区、7个主销区和11个产销平衡区。

主产区好理解,输出粮食;主销区,就是吃吃吃,自己不太能种出来;产销平衡就是自己种基本自己吃。

这里没有任何地域歧视的意思,有的地方,就是比较好种田,现代农业风格的种田。

那华北平原和东北平原,就是最容易机械化的地方。

至于梯田,联合收割机还没有变成机械高达的模型,爬不上去,就比较难,比较合理的就是种些经济作物,而不是主粮。

所以农业农村部今年下的目标是,2025年全国农作物综合机械化率达75%,细分下来就是在粮棉油糖主产县要全部实现农业机械化,在丘陵山区县农作物耕种收综合机械化率达到55%。

这就是中国特色的解决方案:

用科技赋能的大规模生产来解决粮食安全,用传统小农模式来解决农村就业吃饭问题。

两个搭配,各有所图,相得益彰,然后不断扩大新农业的占比,挤出小农模式。

这目标看着舒服,但是背后有个隐藏困难,就是两套模式并行期间的冲突。

要上机械化,那最好的模式就是一个人,承包一大堆土地,就像这个新闻里面老姐投资百万承包千余亩地一样。

为什么她的南瓜好吃?

选种了的。

所以你看大姐的气质,不像是传统印象里面的农民,因为别人本来走的就是新农业模式,面朝黄土背朝天具有艺术审美,但是没人真的想自己去这样做。

好,问题来了。

如果周围都是大姐这种风格的,就不会出问题,但是大姐周围是传统小农模式,就要产生矛盾。

简单说,就是新农业模式上来了,生产力上来了,配套没有跟上。

两种不同农业模式在有限空间下,直接对冲。

网上出现了这样的声音,我觉得很有意思,说他小时候都是偷别人瓜长大的,这太正常了,谁叫你自己不在地里睡呢,被偷了活该。

就还挺自豪的。

然后举了一个例子,说你这就是小孩持金过闹市。

你如果问他,那按这个逻辑,满街停的汽车也能偷了,谁叫你不在车里睡觉或者在车旁边搭个守车棚呢?他又不说话了。

你看,这就是两种认知的矛盾,他默认,城市里面是现代认知,农村依然是传统认知。

更进一步看,很多人聊,这大姐一看就是外地人,或者没和村长搞好关系。

这依然是在用第一种农业认知来分析,非常的接地气,但是不利于第二种新农业的推进。

2019年有个类似的新闻,有个大学生毕业以后回家创业,养虾。

两年里面虾塘遭村民哄抢上十次,终于,有一次,工作人员劝阻时与村民发生冲突,民警赶到现场处置。

你品,工作人员劝阻,新农业的典型。

当然村民也老规矩了,不太给民警面子,警车都开过去了,一群人继续哄抢。

那最后处理结果是,公安部门行政拘留3名村民。

行政拘留,本质上还是在用第一种农业认知来处理问题,对根本不在乎的村民来说,可以说是变相鼓励。

那最后呢?

谁还敢回乡创业,赶快止损才是上策。

这次偷窃南瓜也是一样的道理,都是在阻碍新农业的发展。

营商环境这个词,衍生一下,就是当地营农环境比较恶劣。

这压力就来到了基层这边。

基层现在是还没有接到上面的红头文件,要大力推广新农业,所以依然是本着息事宁人的模式。

面对不是随手拿一两个瓜,而是拿着编织袋去装,骑着三轮车去装,全村出动的去装,选择的依然是「法不责众」和「有话好好说」。

那这个地区的新农业,基本就没戏了。

随着新农业模式继续替代传统模式,更多的农村人口城镇化,也许有一天,基层接到的KPI就是,大力保护本地招商引资来的新农业从业者。

也许到那个时候,类似的新闻,才不会变成和稀泥,而是变成杀鸡给猴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