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在即,月饼送的垮了为一段关系蒙上阴影,送的好了为这段关系添砖增瓦。

黄先生已经从事保险多年,每年这个时候他钱包都要扁一大截,按照今年谈下的客户数,自己要送出去至少6份中秋大礼,还得因人而异,甚至私人定制一套高档月饼,而这些所谓的高档月饼不过是在普通月饼的旁边附上“黄金刀叉”和红酒,再次是套娃般的月饼包装盒。

黄先生给自己定下的标准是每份不低于400元,除去工作需要还需给丈母娘、家中老人额外多备几份月饼。黄先生亮出他的消费记录,“我不夸张的说,过个中秋比过一次年的消费都高!”

同样是面粉+糖+油的组合,为何馒头油条那么便宜,月饼却贵的离谱?

1

充满人情味的“胡饼”

月饼原先叫“胡饼”,唐太宗觉着与赏月不搭边,杨贵妃为了讨皇上欢心才取了这个名字,自此月饼成了“中秋限定”,各大糕点铺、零食厂会在中秋之际大搞营销,2021年中国月饼市场销售规模达到218.1亿元,根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我国月饼销售额从2015年的131.8亿元逐年增长。

更甚的是,疫情的出现让国民对传统节日走亲访友的需求大幅提升,除了本身的“饱腹”感,更多的是背后的人情关怀、社交加成。

有调查显示,消费者购买传统口味与水果口味的月饼分别占比75.3%和60.1%。而以黑松露为主要食材的月饼抢占了部分市场,2021年黑松露流心奶黄月饼销量位居市场首位。除此之外有将近8成消费者会选择购买月饼礼盒,其中精致型为主的礼盒占比超7成。

这也拉高了市场上整体月饼的定价,按照月饼70元的平均生产成本,单价200元以下的盒装月饼销量占比在80%以上,单价500元以上的占比1%,多数常见于酒店等渠道。

然而在收到或送出月饼后,仅有34.1%的消费者会吃完月饼,月饼有着高油高甜、不易消化的特点并不适合长期不间断的食用,这也让商家们愈发着重月饼的“精致感”。

先是星巴克下海做月饼,推出4-6只装的简约版礼盒,原价348块钱6颗,598元10颗,算下来单颗月饼59.8一颗…再后来新茶饮、速食品牌纷纷入局,奈雪、喜茶、李子柒、迪士尼、茅台均有推出月饼套盒,他们与传统品牌最直接的区别是定价和口味,Lady M单颗月饼价格更是高达183元。

一种是中式古法糕点,一种是被后期开发、包装、有品牌加成的“甜品”,从出发点就不一样,这场传统与新潮的碰撞,成了近年来月饼界的主旋律。

前有“雪糕刺客”,后有“月饼刺客”,除了甜品咖啡店,超市里的月饼已经被摆放至最显眼的位置,有按颗卖的,也有按斤称的,随着中秋临近,月饼的单价也在逐渐提高,多数售价在百元至上千不等。

为了打击“月饼刺客”,国家在今年六月出手打击,根据《关于遏制“天价”月饼、促进行业健康发展的公告》显示,为了明确鼓励经营者生产、销售物美价廉的盒装月饼,将对500元以上的月饼进行重点监管,且保存交易信息2年以便核查。

此规定不仅是为了行业的发展,更是减少不必要的铺张浪费,弘扬传统的节约美德,让中秋佳节不再成为举家欢庆的“负担”。

然而在电商平台上通过降序搜索发现,不少打着499.99元价格的月饼套盒正在售卖中,随机点开月销0的一款产品发现,标价499.99元的月饼套盒运费高达600元,求证客服后得知:该款产品本就不适用线上售卖,499.99元的价格完全是亏本,需要运费来补贴。至于为什么要标价499.99元,商家回应称:国家规定。

这年头最难买的就是人情,除了天价月饼,把月饼券连起来也成了一道“坚不可摧”的暴利产业链。

2

不生产月饼,也能赚钱?

单位要是直接给你发月饼,还能吃上两口;单位要是给你发月饼券,想来你十有八九也不会真的去换月饼。

一是即使你找上了月饼券上的商家,商家有80%的可能性告诉你:我们门店不能用;二是哪怕你早早揣着月饼券去排队,最后要么错过保质期,要么被告知没货;三是月饼券和苏果卡、商城卡一般,可以直接换取现金。

你收到的月饼券,最后会流向哪里?

假设月饼厂商生产了一张 100 元的月饼券,以打折的价格 65 元卖给了经销商 A,公司或单位以 80 元一张的价格购入后,转手送给员工B。而员工 B 呢,因为不吃月饼,便打折将月饼券以40 元的价格卖给了黄牛,黄牛再以50元的价格卖给了厂商。

月饼券在大伙手里转了一圈,厂商赚了15元,黄牛赚了10元,经销商赚了15元,员工折现了40元,最后亏的只有购买月饼券的“韭菜”。

一倒卖月饼券的黄牛表示:自己每年都会回收近100张月饼券,尤其是中秋节的前十天是月饼券面值最高的时候,回收价是面值的6折,前两天是5折,过了节就不值钱了。甚至有的月饼厂商提前与黄牛打好关系,通过他们手中的券数来计算要生产多少盒月饼。

但再想想购买月饼券的公司老板也没怎么亏,毕竟面值100元的月饼券,送出去可是难得的对员工节假日的关怀,80元就能买到的人情,在现在这个社会还是很难实现的。

不过要是真的有“韭菜”揣着月饼券排长队去买月饼,厂家收获的便不仅是月饼券的利润,还有售卖月饼的利润,横竖不亏。但相比比好利来、星巴克、哈根达斯、味多美等知名品牌的月饼券,星级酒店的月饼券常被黄牛明确拒收,不管面值再高,几乎不会有人前来购买,最终都是由生产商以1-2折的价格回收。

倒卖月饼券的操作这么一大圈,连月饼的影子都没见着,不妨说月饼券也是期货中的一种,黄牛、经销商、生产商、消费者都是这金融链上不可或缺的一环。

中秋即将到来之际,又到了月饼畅销,价格猛涨的时候,“平时不开张,开张吃一年”说的正是月饼产业,而月饼伴明月,比情人节的玫瑰畅销,比端午节的粽子更美观易保存,早在3年前我国就实现了“一人一饼”,月饼销售量达13.8亿个,销售规模总额196.7亿元。

据《Z世代消费力白皮书》调查显示,满足“社交、人设、悦己”的需求是Z世代青年的消费动机,因此月饼消费者的年轻化趋势愈发明显,在年龄分布上,90后占到47.83%,80后和00后分别占23.44%和17.62%。

各大新零售方大搞国风+月饼的组合,喜茶、乐乐茶、奈雪纷纷携手各大国风品牌做中秋礼盒,也通过盲盒形式的结合玩上了新潮,加之老字号开始“触网”,一切噱头十足,却又有些迷失。

而在追求新奇好玩体验的同时,年轻一代也在渐渐走向传统,老字号虽饱受诟病,然而根据苏宁易购近两周的调研数据显示,“中华老字号”广州酒家、“华美”、“美心”为最受欢迎月饼榜单的前三名。

送出去的比进肚子里的多,为了避免浪费各方都在发起“0废弃月饼大作战”,教市民们做月饼三明治、月饼豆浆、甚至是月饼八宝粥…不过更多是被当做动物饲料处理,走不出的浪费怪圈也让国家不得不出手监管。

500元是一个标准门槛,但绝不是最高道德底线,我们要以实际消费需求为主,帮助月饼走出浪费怪圈,将供需关系做到极致平衡,杜绝过度包装,净化人情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