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人管理6000亩地、年纯利润300万元

1天收入=上海打10天

用一部手机,就能吸引200万人关注……他们还是你印象中的农民吗?

“农业经理人”

和大多数村民一样,万富旭也曾经是一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普通农民,一边埋头耕耘着自家的几亩地,一边痛心地发现,如今很多农村的年轻人,都选择出去打工了,很多好的农田都撂荒了。

田里刨不出金子,自然留不住一颗颗渴望致富的心。2012年,成都市启动了农业职业经理人培训,万富旭得知消息后立即报了名,在接受种植技术、病虫害防治、规模化田间管理等一系列培训后,成为了当地第一批农业职业经理人

当上农业经理人后,万富旭办起了农业生产合作社,把村民们闲置的农田流转过来,不断扩大种植规模。他说,自己从前最多只能管理100亩土地,现在却管理着6000亩土地,每年的纯利润达到300万元,这是他这个传统农民从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农业经理人,常常又被称为“家庭农场主”“农业经纪人”“农业CEO”等等。尽管称呼有所不同,但都指向那些“爱农业、懂技术、善经营”的专门人才,当前从业人员预估超过286万人(按每经营主体配置1人测算),遍布在全国各地的乡镇和村组。

“农业经理人”主要工作任务

职业定义:在农民专业合作社等农业经济合作组织中,从事农业生产组织、设备作业、技术支持、产品加工与销售等管理服务的人员。

(1)搜集和分析农产品供求、客户需求数据等信息;

(2)编制生产、服务经营方案和作业计划;

(3)调度生产、服务人员,安排生产或服务项目;

(4)指导生产、服务人员执行作业标准;

(5)疏通营销渠道,维护客户关系;

(6)组织产品加工、运输、营销;

(7)评估生产、服务绩效,争取资金支持。

“农田保姆”

45岁的吴军防,结束了长达26年的外出务工生涯,回到家乡,加入了河南农吉耕种作业服务队,参加政府牵头的农机培训。学到技术后,他买了一台价值20.3万元的播种机,其中国家补贴6.78万元,公司垫付7万多元,吴军防实际只花了6万元,就干起了“农田保姆”

《创出农村就业新天地》

吴军防说:“在家乡,我一天能干80亩地,每亩地50元,一天就是4000元。除去烧油也能赚2000~3000元,所以我在家里干一天,比上海十天的收入还高!”

吴军防“农田保姆”工作

农田保姆,不仅仅指耕种队。驻马店市农业机械合作社联合社,组织了耕种、耕整、飞防植保、收获等不同类型的服务队,他们分工明确,为农户提供从播种到收割的全流程服务

农户只需要提供土地、种子、化肥、农药,就能“坐享其成”。而联合社对不同农作物都制定了种植技术标准,会随时派人对作业进行抽查。

“秸秆经纪人”

陈建平原本是安徽省郎溪县的一名普通农民,现在他成为了一名专业的“秸秆经纪人”。从2017年开始,他就跟附近的乡镇签订了为期3年的秸秆综合利用服务协议,负责将周边2个乡镇150多户农民抛弃在田间地头的秸秆拉走,再卖给附近的生物质能企业

陈建平说:“现在我们每年收购将近2万亩田的秸秆,6000~7000吨的稻草,电厂给的收购价格是每吨280元,加上国家补贴后是每吨330元,除掉工人工资,一年可以挣30~40万元。”

目前在郎溪县,大大小小的秸秆经纪人已超过200人。在江苏、河南、山东大部分县区也出现了不少兼职的秸秆经纪人。据了解,部分秸秆经纪人,在效益好的时候,一吨秸秆毛收入可以达到1200元!

“无人机飞手”

广阔的关中平原上,活跃着一支精干的无人机飞行队。天刚亮,植保“无人机飞手”已经到达农田,一切准备就绪后,无人机便开始起飞喷洒农药。这支飞行队的带头人,是一个叫石宇锋的“90后”小伙子,他真正投身农业仅6年。

石宇锋(中)介绍无人机作业方式

石宇锋是陕西省下邽镇人,2012年退伍后,他回到家乡,没有过多的纠结犹豫,就投身到农技事业,此时的石宇锋已经开始接触无人机领域的病虫害统防统治。

绿盛合作社的飞手们都会把应用经验汇集起来,形成一个“农资+农机+农艺”相结合的庞大的植保数据库,便于大家随时交流学习,还能向农户提供专业化植保服务、耕种服务、测土配肥等综合性一揽子服务。

石宇锋说:“在渭南,旺季一天飞300~500亩比较正常,如果一个飞手两架飞机可以飞800亩左右,按照8元/亩,一天能够收入6400元。但是,这种情况不是天天有,旺季持续也就一周时间。常规的话一天飞300亩,一个月收入3万~5万。”

“网红主播”

在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大山深处,有这样一个村子,村民互称“老铁”,暗号是“666”……

《悬崖羊倌》

这个名叫“阿土列尔”的村子,位于海拔1400多米的地方,悬崖之上,云朵之间,外界称其为“悬崖村”。此前,村里通向外界,依赖一架用藤条和木棍编成的17段“天梯”,即便是身强力壮的年轻人,上下一趟也要近4小时

在政府和媒体的帮助下,钢梯代替了悬崖上的藤梯,互联网接入村庄,几代生活在封闭大山中的人们,开始通过手机向外界传递村里的大事小情。

村子里更是涌现出一批“网红主播”,他们通过直播平台把蜂蜜、腊肉等土特产和原生态的群羊养殖搬进直播间,把山川壮美景色和彝族风俗传扬到各地,吸引众多游客慕名前来,带动当地困难群众走上脱贫致富路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的普及,短视频、直播带货、做主播,成为乡村新潮流。其中有的甚至成为坐拥200万粉丝的农业网红,年收入超1000万,不仅改善了自己的生活,也为整个家乡的发展做出了贡献。

如今“农村”“农民”已经不是我们印象里的样子了越来越多的新型职业农民在农村这片广阔土地上

运用新技术、新观念、新模式不断发挥着创新精神实干精神不仅成就着自己的梦想也为家乡的改变贡献出自己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