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觉醒来,俄乌局势发生了重大变化!

当地时间13日,俄国防部发布战报称,俄军和顿巴斯武装已经完全控制了顿涅茨克北部的佩斯基镇

千万不要小看这个貌似不起眼的小镇,这里是双方近期交战的重点,堪称是俄乌战场上新“绞肉机”

而此地的战略价值,主要体现在以下3点。

其一,该地位于连接哈尔科夫州首府和顿涅茨克州首府的交通要道之上,俄军拿下此地之后,既可以北上威胁哈尔科夫市,也可以南下进攻顿涅茨克,丰富了俄军的选择。

其二,佩斯基镇周围有两个重要城市,分别是正在激战的伊久姆和斯拉维扬斯克。这也就意味着,当地俄军可以更快地腾出手来,驰援正在周围攻城的兄弟部队,扩大俄方在顿涅茨克北部地区的战果。

其三,在哈尔科夫方向的俄军,如果想要加入围攻顿涅茨克市的战争,必须先强渡北顿涅茨克河,而佩斯基镇就是俄军强渡该河的滩头阵地。而拿下佩斯基镇后,俄军距离顿涅茨克市郊区也只剩“最后一公里”了。

种种迹象表明,近来俄乌战场上的变化虽然缓慢,但俄军依旧坚定不移地朝着“特别军事行动”第二阶段的目标进发。

而据乌克兰媒体报道称,乌军在佩斯基镇付出了惨痛伤亡,但仍试图拖延俄军步步蚕食的步伐。

可在这样的背景下,乌克兰总统办公室主任波多利亚克却在13日当天表示,乌方没有意愿恢复与莫斯科的谈判,因为这意味着俄方的胜利。

之所以还在苦苦支撑,其实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乌克兰军方仍能取得一些可圈可点的战果,而俄军也并非是永远不会犯错的“天兵神将”。

介绍一下俄乌战局的3个新动向吧。

动向一,据乌克兰南方作战指挥部消息,乌军在12日打击了赫尔松州的新卡霍夫卡水库大坝公路桥,并将该桥破坏至无法正常使用的程度。

对当地俄军而言,这是一个不小的麻烦,因为该桥是俄方对赫尔松地区进行后勤补给的交通要道。或者说,在被俄军占领的赫尔松地区,穿过第聂伯河的唯一通道被切断了。

原因很简单,在俄军控制的赫尔松地区,穿过第聂伯河的桥梁主要有3座,其中有两座安东尼夫斯基大桥,分别是机动车桥和铁路桥。不幸的是,这两座大桥在前段时间都遭受不同程度的破坏。

可如今,位于上游的大坝公路桥也被破坏了,那么位于第聂伯河北岸的赫尔松地区的俄军,将很难获得南岸俄军的驰援和补给。某种意义上,这里或已成为“孤岛”,乌军成功“分割”了赫尔松地区的俄军。

当然了,俄军可以在第聂伯河上设置浮桥,但由于第聂伯河有着超300米的宽度,因此很容易被乌军的炮击所影响,终究比不上坚固稳定的桥梁。

诚然,乌军在打击大坝公路桥的同时,很可能对这座水库大坝造成破坏,从而引发极其危险的后果。

但俄方确实也有小心思,毕竟此桥明面上只供民用车辆通行,可俄方出于迫切的补给需求,近期开始将军用车辆开上了大坝公路桥,这才引发了乌军的忌惮。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一下赫尔松地区和扎波罗热地区即将于9月份举行的“全民公投”。为此,乌军这段时间一直在往乌兰地区调兵遣将,试图阻挠并破坏此次公投,而乌军的攻势也确实取得了不少战果。

至于同样在往乌南增兵的俄军,之后又将如何接招,且拭目以待吧。

动向二,扎波罗热核电站于13日再次遭到袭击,炮弹疑似落在了第聂伯河沿岸和核电站附近,俄乌双方又相互指责是对方制造了袭击。

众所周知的是,自8月初以来,扎波罗热核电站已经多次遭到袭击,俄方称乌军近期向这里发射了数十枚火箭弹和数十架攻击型无人机,试图制造危险的核事故、逼迫俄军撤离核电站。

对此,俄方的最新表态是,正考虑先封存扎波罗热核电站,但暂时不考虑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的呼吁,即在核电站周边建立非军事区,因为这会让核电站在“军事挑衅和恐怖袭击面前更加不堪一击”。

至于是谁屡屡袭击扎波罗热核电站,这些天已经有不少相关分析。总体来看,还是乌方的可能性更高,因为完全控制该核电站的俄军,根本没有理由在占领的地盘上“玩火”

目前最大的问题是,倘若类似的袭击继续发生,会不会真的酿成新的核事故?须知,扎波罗热核电站是欧洲最大的核电站,一旦核泄漏,后果不堪设想。

眼下,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已准备率团前往核电站,希望他的到来能让袭击方有所忌惮,停止这疯狂地行为。

动向三,美国国防部在12日终于发声,称美国提供给乌克兰的武器,并没有用于袭击俄罗斯位于克里米亚的俄空军基地,美方也不清楚该基地发生爆炸的原因。

此前,关于俄空军一处位于克里米亚的军事基地于8月9日发生爆炸一事,外界曾猜测是乌军袭击所致,但乌方并没有“认领”,而俄方也否认称:事故原因是机场储存的几枚航空弹药发生了爆炸。

可时隔多日,美方突然发布这样一份声明,似乎有嘲笑俄军的意味,这种“揭伤疤”的行径,想必也让俄军恨得牙痒痒。毕竟,这场事故的损失太严重了,有消息称俄军损失了10架战斗机。

不得不说,俄方还是要加强内部管理啊,类似的“乌龙”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总之,还是希望冲突尽快平息,和平早日到来,无辜民众能重新回到安宁的生活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