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暑假,52岁的符新平老师从杭州出发,先后经过金华、衢州、丽水、温州,历时5天4夜,用无人机拍摄县城中学,随后举报了近10所中学暑假违规补课。

符新平的行为在网上引发热议,获得到更多学校补课的线索,也招来了谩骂与点赞。

符新平是一名地理老师,每个寒暑假都会旅行,今年受疫情影响,只能在浙江“省内游”,7月10日,他带着无人机出发了。

又因为他是一名老师,符新平每到省内一个城市,都喜欢去当地中学门口看看,一路上边玩边拍,也会有所收获。

在航拍学校时,符新平发现有些中学还有学生在操场活动,在食堂进进出出,晚上的教室依旧灯火通明……

符新平猜测,这些学校在暑假偷偷摸摸补课。

旅程结束,回到杭州,符新平把航拍学校的素材视频上传到“浙里办”,分批次举报学校在暑假违规补课的情况

他的做法,在网上获得一些网友的点赞和支持,也招致了各种指责和谩骂,有人说:“真是吃饱了撑的,还真以为教育局不知道学校在补课?尤其是县城中学,如果不利用假期统一补课,完全考不过城里的重点中学。”

甚至还有其他学校的学生在社交平台上联系符新平,爆料所在学校暑假违规补课的事实。

如果符新平老师想通过一己之力,扭转假期违规补课风气,在教育内卷化严重的今天,已经不可能了。中国自古有“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之说,其实这对爱学习的学生来说是好事,但是恶性补课就变味了。

即使是补课学习,学校千万不能以牺牲学生的身心健康为代价,要合理安排教学时间,适当组织一些愉悦心情或陶冶情操的文体活动,丰富学生的暑假生活。

上一篇 就像《寄生虫》中的场景:洪水暴露了韩国的社会差距首尔,8 月 10 日(路透社)- 周三,河仁植在首尔西南部新林低收入住宅区的低层公寓里用塑料碗取水,那里暴雨引发的洪水迫使他的家人睡在附近的公园里。 这位 50 岁的男子和他的妻子和女儿一起收集了家用电器、家具、书籍甚至餐具,并把它们放在外面,看看有什么可以打捞的。 这一场景与 2020 年获得奥斯卡奖的韩国电影《寄生虫》中被污水淹没的半地下室公寓有着令人不安的相似之处,该片讲述了亚洲第四大经济体中社会差距日益扩大的故事。 洪水给首都较富裕的地区造成了不便和金钱损失,比如几英里外的耀眼的江南街区。 但是在像新林这样的地方,洪水已经扼杀了像哈这样绝望的人为了继续前进而抱有的渺茫希望。 “我没有钱,什么都没有。但我来这里是为了住在这个地下室,因为这是我必须和女儿住在一起的唯一选择,”哈告诉路透社。 “但我现在绝望了。一切都没有了,没有任何帮助,我什至没有勺子吃饭。” 哈并不孤单。Sillim 的其他居民正在用大碗舀水,或者在碎屑中梳理,看看还有什么可以用的。 周一,住在附近的三名家庭成员,包括一名患有发育障碍的妇女,在他们的低层公寓中溺水身亡。一天后,尹锡烈总统访问了新林。 周三,Yoon 为这场悲剧道歉,并呼吁采取措施改善住房安全,以保护老人、穷人或残疾人以及像 Ha’s 这样的家庭最容易遭受洪水侵袭的家庭。 自周一以来席卷该国北部的暴雨导致至少 10 人丧生,导致电力中断、山体滑坡以及道路和地铁被淹。阅读更多 据韩国气象厅称,本周的大雨给首尔带来了 115 年来最大的降雨。 中央灾害与安全对策本部表示,截至周三,仍有六人失踪,至少有 570 人暂时失去家园,另有 1,400 人被疏散,大部分在首尔。 随着周三雨云向南移动,恢复工作开始进行,至少在较富裕的地区是这样。 虽然新林大片地区仍被洪水淹没,居民将情况比作“泥浴”,但在江南,大部分道路已被清理干净,交通恢复正常。 哈说,他的公寓需要大约 10 天才能回到他要搬回去的地方。他说,政府提供的唯一帮助是在体育馆临时避难,但他拒绝了。 负责新林的 Gwanak 地区办事处的一名官员表示,由于狭窄的街道上集中了小型公寓和房屋,与拥有宽阔的林荫大道和办公楼的江南不同,那里的恢复工作可能会较慢。 这位官员说,参与恢复的士兵人数将于周四从 210 人增加到 500 人。 这位官员说:“我们正在全力帮助居民,把我们办公室的每个人、部队和志愿者都带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