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6日,海南省三亚市召开疫情防控发布会,发布上报告,滞留三亚的人中,约3.2万人属于滞留在酒店的游客,自6日6时起实行临时性全域静态管理时,酒店为其提供半价优惠续住服务。

家住武汉的游客林霞(化名)却认为,“酒店半价”只是一个噱头,根本没有享受到实际的优惠。林霞8月1日来到三亚,原本预计8月7日离开。此次前往三亚,是她的“大家庭”一同出游,

准备带着老人和小孩放松一下,共有11人,其中有5个孩子。早在7月初,她就在抖音上抢购了三亚海棠湾红树林度假酒店的房间,每间房仅需1600多元。而滞留三亚后,她发现酒店的门市价格已经涨到了2980元,半价后依旧近1500元一间。这时,再出去找便宜的民宿已经来不及。由于疫情严峻,很多民宿不再接待新的客人。

很正常,现在就是酒店这种方式已经是尽量的减少了在当地旅游的人的成本,然后也尽量让他们能够正常的方式进行办公。 所以就是这种情况下,旅游夏季可能都是带着孩子去的或者是我们出行限制谁也无法预料的问题,那我们只能是按照政府的规定和要求进行动态的管理和出行限制或者是静态的防控。

再说,本身这个已经影响到了一些其他省份,尤其是像河北或者是浙江地区的一些聚集爆发,而且这样的话会很有可能形成串区域传播。这就肯定是不能够去控制了,所以现在的这种方式已经对三亚实行限制是比较合理的。 再说,旅游的都有钱,既然是七天的时间,应该也还好。

其实半价封7天,这是宰客!更别说酒店标个虚高的价格再半价,强买强卖啊,我反对!!! 我支持动态清零的防疫政策,我反对一刀切的安排,现阶段防疫的主要矛盾,是地方政府的防疫政策与民众需求不相适应的矛盾。 比如这次疫情,把8万游客困在三亚,如果按照市场价收食宿费,会显著增加游客的负担;如果免费,会显著增加本地财政负担。 就在我写回答的时候,据说在舆论压力下,游客免费住五星级酒店了,做法很好,但是这可持续吗,财政能负担吗,总有负担不了的时候,到时候舆论没热度了,继续宰游客? 我建议把游客疏散回到原籍隔离管控。

游客可以选择留在三亚,自己承担食宿费;也可以选择回家,想回家的游客全部登记,政府协调航空公司安排航班,票价不得高于近一周的均价(已经订票的直接改签),尽可能让大多数游客回家。由国家级防疫部门统一协调,本省本市防疫部门负责提供合适的车辆,全封闭接回本地隔离点。比如3个人就派一辆轿车,10个人派一辆依维柯,30人就派一辆大巴,按日常乘车的标准收费,费用由游客均摊。

也就是说,游客相当于旅游提前返回,并没有增加太多的路费。 回当地隔离的费用,按当地政策执行。游客可能会觉得隔离麻烦,但是疫情期间旅游,本来就要冒一定风险的,这种麻烦属于合理范围之内。 把8万游客留在三亚,你有那个防疫能力吗,根本没那个能力知道吗!

除了给三亚增加GDP,其他全是坏处,交叉感染的风险也大大增加。 防疫工作是全国一盘棋,只靠一座城市解决不了。只要衔接好,遵守隔离规定,游客回当地的扩散风险也会降到最低。 这样处理,游客不会被宰,疫情城市不会增加过多负担,就是要辛苦一下游客原籍防疫部门的同志,也别有情绪,说不定哪天轮到你们那里爆发,到时候别的地方也一样援助嘛。

非旅游城市或许会有怨言,好处都让旅游城市占了,游客去消费拉动GDP,我们什么也得不到还添了麻烦。话是这么说,但是这部分GDP本来就是去旅游城市消费的,也不会花在本地,再说,游客去旅游放松身心回来也能更好工作为当地做贡献不是? 这应该是比较合理的解了,疫情之下,人人有责,只有齐心协力,才能把疫情影响降到最低。

人在三亚亚龙湾 本来明天结束行程返回上海的 现在目测是不让走了 这次的政策很多人还是不满意的,不让走,又不给安排免费的食宿(不要求五星酒店,只要求有吃有住就行),但是政策是上面下来的,所以只能执行,没办法,牺牲少数人的利益去保全大部分人。 核酸点很少,做核酸非常慢(可能是体验过上海三个月的核酸形成了对比),做的慢,出结果也很慢,一个人20-25元这种收费的能快点(这个有人和领导反映了,领导说这个收费太黑了,回去要查)

然后离岛要求很难达成,要48小时两次核酸,两次间隔24小时,时间是按照进机场计算,所以很多人因为这个规则就上不了飞机。 核酸点比较少,每个核酸点3小时左右就停止,所以要达成离岛核酸条件非常难。 最关键是我按照要求每天掐点做核酸,每天2次,最后来个所有人不能离岛……(假期的后三天每天核酸两次,除了吃饭就是算核酸时间和做核酸)

本来以为离开上海就不用天天做核酸了,万万没想到啊!在三亚要一天做两次核酸,还要算好时间……还要走路十分钟,或者就是班车7分钟左右,为了时间符合要求,没赶上回去的班车,打车回去7分钟30块,司机明说了,你去投诉,会给报销……投诉电话根本打不通啊! 最后吐槽一点,所有相关电话都打不通,打通了没人接……联系不上相关部门。 疫情这东西,政策这东西,不是我们普通人能左右的,赶上了没办法的。调整好心态。

反对这次把疫情的脏水往上海人身上泼的,我这次写了这么多,就是想告诉大家这次海南疫情跟国内的游客出行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不管是上海还是北京还是其他地方的游客,大家都是遵守了国家疫情的防控要求的,海南对于上海和北京在暑期开放不隔离的措施也是值得肯定的。这次单纯的是渔政的锅。 今天很多人看新闻才知道,三亚开启临时静态管理,飞往各地的航班被取消,8万多游客滞留,很多人写了新段子:上次隔离在上海的那波人,这次又被隔离到三亚了。还有很多人感慨,三亚啊,那么大个旅游中心,怎么突然疫情这么严重了啊。

是因为三亚暑期的政策引起的吗? 从目前的溯源和测序结果来看,三亚的这场疫情,并不是国内疫情地区输入的,又是一场境外输入病例。所以本身与三亚暑期开放的措施关联性并不大,但这次疫情却也暴露三亚对疫情防控的一个缺口。 测序结果显示,本轮疫情毒株分型为Omicron的BA.5毒株,具体来说是BA.5.1.3,这也是国内首次发现这种毒株,从全球病毒测序结果反馈来看,这个毒株最早在今年4月30日报告,主要报告国家是德国 52.0%、丹麦 10.0%、美国 9.0%、西班牙 7.0%、英国 5.0%。 也就是说这次可以确定为是境外输入,那么境外输入的渠道呢?

入境游客吗?从当下的流调结果来看,并不是。 从4号三亚市的疫情发布会公布的信息来看,本轮疫情在1号发现了第一个病例,报告为崖州的一名鱼贩,随之进行的快速流调显示,在崖州中心渔港成为当时疫情中心。 根据发布会的信息显示,疫情的源头推测为当地渔民与境外渔民在海上交易时候被感染的几率较大,初期感染者与渔港,渔民,渔船,鱼市相关联性较大。

但这暴露出了一个更为严重的问题,从2022年5月1日12时起至8月16日12时止,南海海域全面进入伏季休渔期。也就是说,海南现在所有的渔民都应该是在海港休渔,根据公开数据显示,涉及的渔民人数有5.2万人。 以三亚崖州中心渔港为例,截止至5月1日11时50分回港渔船总计424艘。为做好此次休渔的疫情防控工作,该渔港设立了核酸采样点,为所有上岸的渔民免费进行核酸检测。

然而,在休渔期,依然有渔民外出非法捕捞,除此之外,还有大量的渔民在海上与境外渔民进行交易,比如将渔船开到公海后,与越南等地的渔民进行渔获交易,其中的利润率高达十倍以上。这些渔民往往不使用正规渔船,没有GPS监管设备,属于监控的盲区。 这次测序的基因型是BA.5.1.3,而越南最近流行的毒株也是BA.5.1,所以这次疫情的源头很可能是越南。

这些渔民,在公海购买渔获后,再回到崖州中心渔港,将其卖给鱼贩与当地的游客。 而这些行为,在当地,竟然是司空见惯的行为。 虽然海南省政府提出过要求重点核实有无和境外(省外)渔船(人员)接触等情况,并要求相关单位督促提醒辖区内渔船渔民严禁与外国渔船渔民、商船直接接触,坚决严禁海上渔获物交易、物资补给等人船物接触。 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少不了一个监管不力的问题,甚至可能规定变成了一纸空文。在当地的情况,往往是封住了公路,封不住海路。在疫情管控之下,非法捕鱼与非法交易更为猖獗了。

渔民在海域上与境外人员交易被感染,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在福建省,广东等多个沿海省份今年已经发生了多起类似的传播病例,其中包括海上补给油料,甚至是非法捕捞行为等等。 守牢海上疫情防线,是“外防输入”的重中之重,这句本再三强调的内容,这次在海南再次失效了。 假如疫情发生地只是一个单纯的渔港或者渔村,可能范围也就如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