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抗战老兵唐泽其还活着,他看到南京玄奘寺供奉日军牌位的消息,估计会被活活气死。

1947年4月26日,唐泽其驾驶汽车押送谷寿夫前往南京雨花台刑场,沿途人山人海,到了一个山凹里,两名宪兵将谷寿夫架起来拖下车,让其面向南京城区方向,对着后脑勺开了一枪。

日本访问团曾花重金,希望在云南一寺庙供奉1288名战友

这一枪过后,围观的老百姓还不解恨,大喊,“报仇报仇。”宪兵举起枪,向倒在地上的谷寿夫,再补了两枪。

唐泽其说,除了谷寿夫,还有曾经屠杀了上百名中国人的几名日本军官,也是他开着车送上刑场。

2021年11月,100岁的抗战老兵唐泽其去世。

半年多后的今天,网友爆出,南京玄奘寺供奉了四位日军牌位,除了南京大屠杀主犯之一的日本陆军中将谷寿夫,还有野田毅和田中军吉两名普通军官,他们分别杀害了上百位中国军民,而纵容下属展开南京大屠杀的甲级战犯松井石根的牌位,也位列其中。

日本访问团曾花重金,希望在云南一寺庙供奉1288名战友

1937年12月17日,侵华日军举行了占领南京的入城式,松井石根骑在马上检阅部队。

在南京供奉南京大屠杀战犯的牌位,这对中国人民是不可以接受的。

那么为什么还会有人这么做呢?分析日本的宗教背景,以及这么多年所做的类似事情,就不难找到答案。

日本人认为呢,人死了,就去了彼世,而干过坏事的人,是需要请来有灵能的人供养,才可以去彼世。但得不到后世供养的灵魂,会给现世的人带来灾难。所以在寺庙里供奉死者牌位,是日本人最常用的一个慰灵行为。这个寺庙,往往是在死亡地。

南京寺庙供奉的这四人,除甲级战犯松井石根被远东国际法庭处死于东京外,其余三人,均被国民政府枪毙于南京雨花台。

按此分析,这次事件应该是战犯的后代,许以重金,委托中国人代办的。

上世纪80年代初,曾有一个由日本老兵组成的访问团来到云南龙陵的伏龙寺,他们想在这个寺庙里,为在滇西战场战死的日军举行招魂仪式,被当地政府拒绝。他们为此想了很多办法,捐赠重金、捐建学校等,都没有获得批准。

但他们并未甘心,把一份“死者名簿”悄悄掩埋在伏龙寺,被当地老百姓发现。这份名单里,记录了在松山战役中,日军阵亡的1288名官兵。

中日建交以来,类似的事情发生过很多起。对于中国政府及人民来说,出于人道,允许他们重返当年的战场,但是对于寻找遗骸、修建纪念设施等重大事项,均未同意。

日本访问团曾花重金,希望在云南一寺庙供奉1288名战友

在国殇墓园里,当地百姓为战死的日军修建的坟墓。

日本访问团曾花重金,希望在云南一寺庙供奉1288名战友

二战结束后,以日本老兵及遗族为核心的民间团体,在政府的支持下,展开海外慰灵活动。

日本访问团曾花重金,希望在云南一寺庙供奉1288名战友

他们通常的做法是,在战场发生地,修建纪念设施,供奉阵亡者名单。

在缅甸战场,有无数日本人修建的纪念碑,其中在缅甸的佛教圣地自敢山上,日本人修建了一个佛塔,底座上刻满了战死者的名字。

日本访问团曾花重金,希望在云南一寺庙供奉1288名战友

也是在这个地方,我看到一个佛像手里端着一个牌位,我用相机的长镜头拉近一看,上面竟然写着:独立辎重兵第二联队战殁者之灵。

日本人还在缅甸密支那修建了一个寺庙,在寺庙旁边修建了一个小的靖国神社,供奉战死者的名字。为了修建这些慰灵设施,日本人向缅甸捐助学校、修路等,取得了缅甸人的大力支持。

在缅甸仰光的日本人墓地,他们还为战马修建了一个纪念碑,而且碑的后面,还刻着战马的名字。

日本访问团曾花重金,希望在云南一寺庙供奉1288名战友

2013年5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问缅甸时,曾到这个墓地祭拜。

曾运送谷寿夫前往刑场的唐泽其,贵州凯里人,曾参加中国远征军,两次入缅作战。第一次入缅作战时,和他一起出来当兵的100多名贵州老乡,只剩下20多人,大部分死在了野人山。一年多后,他们从印度开始反攻缅甸,一路上,他又看到无数的战友倒下。

日本访问团曾花重金,希望在云南一寺庙供奉1288名战友

前多年,志愿者去看望唐泽其,他说得最多一句话是,那些为国牺牲的人,才是真正的英雄。

2015年,我们在缅甸展开中国远征军阵亡将士遗骸寻找工作,当地老百姓的猪圈下面、垃圾堆内、学校操场等地方,找到了347具遗骸,经上海复旦大学DNA鉴定,大部分的年龄仅有20岁左右。

日本访问团曾花重金,希望在云南一寺庙供奉1288名战友

遗憾的是,这些遗骸至今还无法回家。

而在国内,很多地方都有被毁坏的抗战英烈墓地,尸骸遍野,无人问津。这比南京寺庙供奉日军战犯牌位,更令人羞耻。

今天的另一个新闻是,中国政府成立国家烈士遗骸搜寻队及DNA鉴定实验室,这是一个令人激动且充满期待的消息。

让抗战老兵有一个幸福的晚年,让阵亡将士有一个安息之地,世世代代铭记这段历史。这,是老兵回家公益活动,希望去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