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网友发文表示,在南京九华山公园玄奘寺地藏殿内,一排长生牌位竟然供奉着侵华日军战犯。

网传南京玄奘寺供奉日本战犯,数典忘祖,可耻,可恨

22日凌晨,南京玄武区民族宗教事务局通报称,据初步了解,今年2月,寺方发现相关情况后,已予以纠正。针对上述情况,该局决定对该寺开展整顿。

网传南京玄奘寺供奉日本战犯,数典忘祖,可耻,可恨

令人更加气愤的是这个给日军战犯供奉牌位距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碑竟然只有几公里之远?实在令人心寒!

南京审判战犯军事法庭经调查判定,日军集体屠杀有28案,屠杀人数19万余人;零散屠杀有858案,死亡人数15万余人,总计死亡人数达30多万,制造了惨绝人寰的特大惨案。

这些历史事实都遗忘了吗! 竟然敢在南京公然供奉日军战犯?这是寺庙监管不力还是有人故意为之?

网传南京玄奘寺供奉日本战犯,数典忘祖,可耻,可恨另据此前网友爆料称,供奉着四名日军战犯的长生牌位,供奉人署名为“吴啊萍”,这个“吴啊萍”又是何许人也?

这四名战犯中,包括南京大屠杀的主要负责人之一的甲级战犯松井石根,南京大屠杀首恶、乙级战犯谷寿夫,以及在南京制造了“百人斩”杀人竞赛的的丙级战犯野田毅和用军刀斩杀手无寸铁中国军民逾300人的田中军吉。

网传南京玄奘寺供奉日本战犯,数典忘祖,可耻,可恨

田中军吉

田中军吉(1905年3月19日 —1948年1月28日)男,日本东京人,于1937年至1938年南京大屠杀期间,在南京挥刀斩杀手无寸铁的中国军民,从中华门到水西门,据称杀遍南京城,斩首300余。有一幅著名的历史照片,一个头戴军帽,身穿白衬衫的日本军官,正举刀向跪在地上的中国青年砍杀。此人,就是田中军吉。山中峰太郎所写之《皇兵》一书详细记载了其杀人经过,后由东京国际军事法庭引渡回中国审判,1948年1月28日被执行枪决。

网传南京玄奘寺供奉日本战犯,数典忘祖,可耻,可恨

谷寿夫

谷寿夫(1882年12月23日~1947年4月26日),日本陆军中将,侵华日军乙级战犯,南京大屠杀主犯之一。1937年七七事变后派往中国,在华北他就纵容部队烧杀劫掠。淞沪会战期间率军绕道杭州湾登陆。1937年12月12日率所部由中华门侵入南京,并伙同第16师团、18师团、114师团等制造了南京大屠杀。

网传南京玄奘寺供奉日本战犯,数典忘祖,可耻,可恨

1947年4月26日在南京雨花台被依法枪决,在雨花台临刑前,被吓瘫倒在地上,丑态百出。终年64岁,聚集的群众连绵数里,斥责怒骂声不绝。

松井石根

松井石根(1878年7月27日—1948年12月23日),日本陆军大将,皇道派将领,甲级战犯,驻扎中国13年的中国通,大亚细亚主义鼓吹者,南京大屠杀的主要责任人之一。

他在1937年指挥5个师团的日本“华中支那派遣军”突破70个中国师顽强防守的塞克特防线,顺势攻陷当时中华民国首都南京,并下令部队“分区对城内进行扫荡”,纵容部下展开惨无人道的南京大屠杀。美国记者达丁在发回国内的报道中描述,“随着日军占领下关,出现了防守部队遭到集体屠杀的事件。尸体被混入沙袋中堆积起来,形成了6英尺高的小山。”

网传南京玄奘寺供奉日本战犯,数典忘祖,可耻,可恨

1945年被盟军逮捕,1948年11月12日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作为甲级战犯判处绞刑,12月23日零时在东京巢鸭监狱伏法。

野田毅

野田毅(1912年—1948年1月28日),日本鹿儿岛人,丙级战犯,日军下级军官。1937年在攻占南京前后,与向井敏明进行了骇人听闻的杀人比赛,野田毅使用军刀野蛮地砍杀了中国军民105人。当时的日本媒体对这场“竞赛”给予了连续的大幅报道,以宣传日本军人的“勇武”。

网传南京玄奘寺供奉日本战犯,数典忘祖,可耻,可恨

1947年野田毅与向井敏明被中国盟军逮捕,被押到南京军事法庭受审。12月18日,庭长石美瑜宣判野田毅和向井敏明犯有杀人罪和违反战争罪判处死刑。1948年1月28日,野田毅及向井敏明被押往雨花台刑场执行死刑。

网传南京玄奘寺供奉日本战犯,数典忘祖,可耻,可恨

1948年1月28日,向井敏明(前右一)、野田毅(前左一)、田中军吉(前左二)在雨花台被执行枪决。

勿忘国耻,铭记历史!

上面这些战犯的所作所为哪一件不是让人义愤填膺?且都与南京大屠杀有关!如果不是故意为之,很难想象会发生这样的事! 希望有关部门能彻查此事,给南京群众,全国人名一个交代!

 

勿忘国耻,铭记历史!强我中华,砥砺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