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6日,郑州女大学生苏玉玲和朋友在郑州乘坐由高德打车平台派发给“有象网约车”的网约车时遭遇车祸,不幸去世,同车人员还有两人重伤,两人轻伤。哥哥苏玉强告诉新黄河记者,此次事故发生后,交警也对事故责任进行了判定,经核查,苏玉玲所乘坐的网约车是属于没有通过任何安全培训和监管的车辆,司机属于无证上路,与闯红灯的货车司机相撞,导致了事故的发生。

苏玉强在微博发文中质疑:此次出事故的网约车是如何在没有任何相关证件的情况下通过层层审核来上路经营的?还是说他们公司根本没有任何审核程序,不管有没有相关证件和资质就可以从事网约车营运?

对于此事,高德打车平台向记者提供了郑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的事故认定书。其中显示,刘某驾驶重型自卸货车未按照交通信号灯通行,超过核定的载重量,驾驶车辆时有拨打接听手持电话妨碍安全驾驶的行为,是造成事故的原因。事故中小型轿车正常行驶,驾驶员徐某对此事故无责任。

不得不说,现在讹钱的花样真是越来越多了。 很明显这件事情里,车祸和运营资质这事没有半毛钱关系。 高德的司机正常行驶,货车司机开车接电话+超载+违反交通规则,导致了事故,负全责。 打个车出事故人没了,确实无辜,死者为大。

但是追究责任也得看清楚吧,你不找货车司机说理,跑来怪平台,平台也一脸懵逼啊。 这相当于是你从水果店买了一兜水果,结果半路掉地上被人踩烂了,你跑去水果店让老板赔偿,说疑似是因为这个水果没长熟、不好吃,所以你得赔我钱。 可能是因为货车司机也没钱吧。 平台这波只能吃哑巴亏,真惨。 附公布的警方事故责任认定书内容: 刘某驾驶重型自卸货车未按照交通信号灯通行,超过核定的载重量,驾驶车辆时有拨打接听手持电话妨碍安全驾驶的行为,是造成事故的原因。 事故中小型轿车正常行驶,驾驶员徐某对此事故无责任。

我记得我们经济法第一堂课,老师给我们举了个例子。 1.你上一辆公交车,在那安安静静地坐着,突然,司机操作失误把你从座位上甩了出去,你骨折了。请问这个时候,你需要找谁赔偿?是公交车司机,还是公交车运营公司? 2.你上了一辆学校的校车,在那安安静静地坐着,突然,司机又操作失误把你从座位上甩了出去,你又骨折了。请问这个时候,你应该向谁追责?是校车司机?还是司机所属公司?还是学校?

当时这个把我们搞得云里雾里的,第一个答案好像是找公交车运营公司赔钱,然后,运营公司再找司机赔钱。第二个是找学校赔钱,学校找司机所属单位赔钱,所属单位找司机赔钱。 当时老师给的理由是,其实他们都可以追责,但你为了省事方便,肯定是找最有钱,最容易拿到赔偿的那一方。 像郑州这个事情,我觉着,高德作为第三方平台,而非网约车主体,家属想跳过那两个,直接找高德赔钱,好像有点说不过去吧。你即使是想找平台,也应该找对象呀。虽然高德又抽成又逃避责任,但它好像确实没有啥责任… 至于货车司机,我估计应该是没啥钱可以赔的。这位女子碰到这种事,也确实很倒霉。只是坐个网约车,就没了。家属也很难接受吧。哎。

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中的责任划分,对于交通事故侵权责任案件的审理法官,只有参考价值,法官并非完全按照交警事故责任认定书中的责任划分进行判决。 如果有证据证明网约车无运营资质,哪怕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认为网约车司机没有责任,在民事判决中,根据相关司法裁判经验,法院可能也会判决网约车平台承担部分补充责任。 说白了,法院裁判中认为的“过错”,和交警部门认为的“过错”是两码事。 交警部门认为的“过错”是指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违法驾驶,因而导致发生事故的过错;而法院判决中认为的过错,不仅限于违反交通管理法规、违法驾驶,因而导致发生事故的过错,也包括违反其他法律、法规的过错。

属质疑当事网约车无运营资质,这个质疑也没有问题;质疑资质抓错焦点败坏路人缘… 死者家属说的在很多人看来很不合情理,毕竟事实上这次的事故中认定了网约车无责,平台还要承担赔偿责任在普通人看来肯定不合理。但这件事从法律层面上来说遗属做得还真是一点毛病没有,因为按照法律规定哪怕网约车司机在交通事故中无责,遗属也一样有权利要求网约车平台赔偿: 民法典第八百二十三条:承运人应当对运输过程中旅客的伤亡承担赔偿责任;但是,伤亡是旅客自身健康原因造成的或者承运人证明伤亡是旅客故意、重大过失造成的除外。 前款规定适用于按照规定免票、持优待票或者经承运人许可搭乘的无票旅客。

对于网约车平台的责任也有明确规定: 《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第十六条 网约车平台公司承担承运人责任,应当保证运营安全,保障乘客的合法权益。 别觉得你平台可以既赚着钱又能逃避责任,承运人责任是法定的,乘客通过你的平台打了车,你拉上乘客就有义务把乘客安全送到目的地,这中间出现交通事故甭管你网约车有没有责任,除了法定的几个免责情形,你都要赔钱。觉得不合理你可以不干。既然干了,你就要为合法经营承担应尽的责任。

至少你该把保险买够了… 而且你平台的赔偿也未必都一定要自己掏,你还可以依法起诉肇事方追偿,毕竟高德这个体量的公司养的法务和合作的律所都不是吃素的… 所以乘客打了平台的网约车后出事故死亡,这里面既有肇事者的侵权责任,也有平台的违约责任。遗属既可以起诉肇事者追究侵权责任,也可以起诉平台追究违约责任。既然找到平台,那平台就是有赔偿义务的:上面的法条仔细看清楚,并没有规定网约车在事故中无责就不需要承担赔偿责任… 真要是遵纪守法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平台就应该先赔偿乘客家属,然后后续根据交通责任划分情况再去找肇事者和车主索赔要钱才是正经路子…

当然,遗属的小作文写得确实很恶心人,我读了我也恶心,尤其是反复强调资质这东西真的特别讨人嫌,因为资质跟车祸一点关系都没有,而无论有没有资质其实只要遗属主张平台都该赔钱。遗是这属于明明有理却没抓住反倒败坏了路人缘。 但人家也是被高德逼得,高德这样的无良公司也确实欠收拾:出了事你作为违约的承运人被遗属找上门了积极赔偿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如果遗属漫天要价你可以把沟通过程录音录像曝光,如果涉嫌敲诈勒索你愿意甚至可以报警。但你扯肇事方不赔钱是几个意思?肇事方赔不赔钱跟你违约有什么关系?不赔钱你就不能起诉司机和车主追偿了? 哪怕为了你自己的商誉也该主动点好吧?非要闹到上热搜,这纯粹是活该~

最后:怎么算这事也扯不到高德头上, 这事就好比高德是个房东,把房子租给友象这家饭店了,饭店进的原材料有问题,原料厂商全责,理论上原料厂商承担全部的钱,友象有责任,责任是没有对原料厂商进行严格审查,高德的责任,是审核有象是不是有资质的责任,非要说高德赔钱了是高德承担了道义上的责任~ 非要说责任:大货车司机>网约车司机>友象平台>高德 不太懂法律,但是法律上应该责任扯到友象平台就完事了。 不至于扯到高德, 而且交通事故认定书也认定了大货车司机全责, 只是可惜了那个女孩,尸骨未寒就被家人当做谋财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