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着又要到一年一度的毕业季了。有人调侃说:

“又到了白菜上市的季节。”

教育部说今年高校毕业生将达到史无前例的1076万人。与此同时,疫情对就业的影响仍在持续……

今年的大学生就业,好像已经不是一个“难”字可以形容的了。

“人生中遇到艰难时刻怎么办?”莫言老师前几天刚嘱咐过我们:“不要灰心、不要沮丧,只要努力总是会有收获。”

可以把思路打开点儿。不是说要“灵活就业”嘛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城里留不下,农村如果回得去,也许还真是个机会。

湖南衡阳祁东县F4,就非常豪横地进村了。

什么?土味儿国际化?不存在的!来,用一个八拍征服你!

分解下动作,就是种黄花菜、摘黄花菜、晾黄花菜、丰收了。

四个人的平均年龄31岁。创业时,平均年龄22岁。他们分别从湖南几个大学的机械、计算机的、物流管理、平面设计专业毕业。

肖智强、刘仁义、黄飞虎、肖捷,组成了黄花菜创业四人组。

组团儿回村,就很容易掀起水花来。说现在的成果:

他们与2.6万农户达成利益联结,签订鲜黄花菜购销合同,建起了38000亩新鲜黄花菜生产基地,产品年生产20000吨,2021年实现年销售额2.8亿元,公司是衡阳市上市后备企业之一,未来他们将进军资本市场。

啧啧,留在城市打工的小白领们,想必有点儿眼红了。都是青春,选择在哪儿奋斗,结果还真不一样。

有痛点就有商机

黄花菜,是个传统农业项目。在祁东县,黄花菜种植也有着较长时间的历史。每年六七月份,凌晨两点多就得起来摘花菜,要趁花没开之前把黄花菜摘了,然后还得尽快把黄花菜蒸煮后晒干。农户们通常都是一家老小齐上阵,有时连觉得没得睡。但是一亩地也就赚3000多元。

而且,传统黄花菜制作方法也很麻烦。杀青10分钟、冷却2小时、晾晒三天……不仅效率低,而且品质参差不齐。更难的是要受天气影响,一旦晾晒时碰上阴雨天,就得坏掉烂掉。

还是一个靠天吃饭的农业项目。

有痛点的地方,就有商机。

解决黄花菜产业的难题就是建一条工厂化的加工生产线。市面上,类似的烘干设备有,但是能杀青能烘干还能调节温度的没有。没有一个现成的黄花菜加工生产线。

黄花菜季节性强,一般也就采两个月左右的时间,时间这么短,谁会愿意花钱花精力去专门搞这个研发呢?

93.8米长,俗称“钢铁巨侠”的隧道式的流水线,诞生了。

到底是念过大学的,学习能力强。他们花了三年多时间,方案是自己设计的,原材料是自己采购的。他们把杀青、冷却、烘干和回潮等环节组合到一起。

从新鲜黄花菜进去到成品出来,只需要90分钟!

一天就能加工40吨,效率是传统黄花菜生产的2000多倍。而且实现了一年四季加工,不再受天气影响了。品质统一、标准统一。这个大型黄花菜生产线,还申请了国家专利。

有了这个生产线,就可以放心大胆地去收购农户的黄花菜了。

同时,农户们也可以放心大胆地种了。当地黄花菜的种植面积迅速扩大到16万多亩,肖智雄他们与种植户签订鲜黄花菜收购合同,帮他们解决了黄花菜晾晒的问题。

把传统产业做大做强,第一步算迈出去了。

做大做强途径——彻底释放产能

能一年四季加工的生产线有了。但是黄花菜的采收季很短。只有每年六月和七月。要想继续扩大产能,最好要让黄花菜能一年四季种出来。

肖智雄团队里负责种植生产的小伙伴到全国各地找黄花菜品种,他们在四川发现了一个品种叫三月花。三月份采摘,卖价高,但是产量低,采摘费劲。

他们又找到祁东县当地少量种的一种中秋花,10月开,产量高,但是容易开花,当地很少人愿意种。

杂交,是一项伟大的技术。

肖智雄他们花了三年多时间,成功培育出一种,一年可以采两季的黄花菜,并且给它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新发3号,这个品种结合了三月花和中秋花的优点。

三月份的花三月份继续冒出来,十月份中秋花隐藏起来,等到10月份之后,三月花全部结束了,十月份开始又冒出一个中秋花来,达到了一年两季。

后来,肖智雄他们每年不断地培育新的品种,现在已经有十几个黄花菜品种,这样使得每年从三月份开始采摘黄花菜,一直持续到10月底,让黄花菜的采摘期相比以前延长了四个多月。

种植端和生产端都解决了,这回产能就彻底提高了。

不出你所料,他们搞直播了

其实,创业就是把事情分解,一个环节一个环节解决问题。不出你所料,该讲销售了。

不出你所料,年轻人肯定得用网络直播。

作为当下最流行最快捷的销售方式,农产品在电商领域焕发了巨大生机。

成为网红,就有了流量。当下,流量就是金钱收割机。

一二、恰恰恰,草裙舞,氛围感拉满。到了网络世界,大家就,都挺拼的!

哪怕是平时谨言慎行的木讷理工男,都能挖掘出几分喜剧天赋。

而且,肖智雄他们从产品包装到设计上,都走了年轻化路线。emm~被这个辣黄花菜击中了,很下饭的样子……

毕业季,如果你觉得大城市太难了,不妨看看这几个大学生的感悟。

回乡9年,他们搞出了一个待上市的企业,想想我们大学毕业后的9年,又有多大成就呢?

即使回到乡村,梦想也一样没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