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几天进了俞敏洪“东方甄选”的直播间,下单了麦片和牛奶,整个消费过程是愉悦而富足的。

主播一手拿着牛奶,边中英文的解读,另一手拿着一块白板,随时用记号笔写下英语短语,本来如此割裂的领域:带货和学习,不知道怎的,如此和谐美妙。

网友们炮轰评论区“这是我见过最有文化的直播间”、“我竟然买东西的时候学到英语”、“最接地气的英语实物教学”、“太有文化的带货,不买对不起我的大脑”……

被俞敏洪的直播间破防了,新东方带货直播背后是文化的烘托

一位董宇辉老师凌晨一点直播最后几分钟,因为有网友提问英语单词,他拿起白板示意讲完再下课,哦,再结束,职业病得“拖堂”,最后董老师着急忙慌的说“下课”,让无数网友心理破防。

从0到100万粉丝,东方甄选整整用了6个月,从100万到350多万,却只用了3天,销量破了3000万,指数级增长。

半年前,新东方转型做农产品时被全网群嘲,最惨淡时只有零星2个人下单。

新东方一路下滑的股价也实现了最大逆转,暴涨100%,这就是反差逆袭,绝地求生。

网友评论:“有知识有文化的人到哪都不会太差,俞敏洪真的厉害,每次都能绝处逢生”

此言差矣、教育界在2020年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滑铁卢的事件,教育企业一蹶不起,甚至官司缠身。

同样,新东方也濒临灭顶之灾,俞敏洪却成了一股转型清流,结清了所有退费及教师员工的工资,真正做到全身而退。

俞敏洪说,因为03年非典遭遇过一次危机,积累了经验,从那时起就立下规矩,一定要有储备金,到双减时,储备金已达到200多亿,这笔储备金是俞敏洪坚持不动的结果,他说:那是新东方的保命钱。

事后,他说得益于骨子里的朴素的“农民主义哲学”:家有余粮,内心不慌,随时捂好钱袋子。

东方甄选的营销主业是农产品,为何教育产品转型到农产品?俞敏洪说:“我对农业有情结”。

俞敏洪无数次接受采访时都谈到了家乡江阴的一个村落,那里是他童年的记忆,所有能量的起点。

在《在岁月中远行》俞敏洪的散文集中,《教我如何不想她》里写满了他对江南乡土的浓郁的情怀,早早地,他就懂得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之乐。

被俞敏洪的直播间破防了,新东方带货直播背后是文化的烘托

对家乡的眷念里,最重要的还是母亲坚韧而勤奋的身影,父亲早逝,母亲一手养家一手养娃,她虽未上过一天学,但对教育的重视却远胜于普通家庭,甚至对如何产生高效的学习效果给予很大的维护和支持。

2020年年底,母亲89岁离世。俞敏洪对于关于母亲的几篇文章,言辞朴素,却真情流露,其中一篇追悼词令人潸然泪下。

母亲离世的第八天,俞敏洪又写下了一些文字,对妈妈一生的回顾与情感都凝结在几篇文章里,悉数着母亲优秀的品质,这些也是俞敏洪对在自己人生来源的重要的回顾。

被俞敏洪的直播间破防了,新东方带货直播背后是文化的烘托

《在岁月中远行》中三分之二的部分都是俞敏洪写的行走游记,他用中国文化人特有的敏锐与情怀,用散文的形式抒发出行走于大地之上,所到之处的山山水水、风土人情。

看俞敏洪的游记,总能让人想起明代徐霞客行走大江南北的游记、想起余秋雨的《山河之初》。

但又不同于文人墨客对山河精神的意向奔涌,更多的是他作为大地之子,从农村走出来的城市精英回归土地之本,去感受生命自然大地的美好。

俞敏洪游记的特点更像是有很强的视觉效果,穿过怎样道路继续向上拐一下,就到了坐落在湖北岸密林深处的正气亭。他像一位导游一样带着读者走到每一个名胜古迹,山林山川,然后用老师或者是父亲的语重心长,把人文故事与典故,用轻轻松松要简单的介绍清楚。

俞敏洪自驾去了甘肃大部分的地区,丝绸之路河西走廊,甘南藏文化和秦文化发源地,又去了广西和云南,留下了十几万字的行走记录。

被俞敏洪的直播间破防了,新东方带货直播背后是文化的烘托

读者会对他的文字更有很深的亲近度源自对生命的热爱,对动物,对植物以及疫情之下,对生命的回望。

也许这就是从事教育行业的人特有的感受力。希望用感触凝结成文字或者是语言,传承给他人,期望着自己的经验能带给年轻一代有触发性的发展和影响。

俞敏洪一直强调,阅读和行走是让父母给予孩子最好的影响和教育。身处逆境去生命本源寻求力量,绝对比生逢其时的故事更有传播力,也许这就是俞敏洪可以转危为安的杀手锏。

2020年俞敏洪想通了两件事,一是人的生命是脆弱的,未来是不确定的,所以珍惜每个人的生命十分重要,要让每一天过得合算,二是人生需要做有意义的事,有意义的事既能让自身生命充盈富足,又能直接或间接的帮助到别人,有益于人间。

被俞敏洪的直播间破防了,新东方带货直播背后是文化的烘托

俞敏洪是2021年受关注的“失败”的企业家,“双减”落地,新东方裁员4万多人,股价暴跌90%,30年心血一夜归零。

但他把结局用多年的时间谨言慎行把损失减少到最小伤害,没有哪一种“失败”可以如此让人产生敬佩之心。

如今的东方甄选,被称为“最卷的直播间”,用纯正流利的英语讲解一块原切牛排;用日语、韩语等四国语言讲解一只虾,令每一位闯进直播间的家长和孩子,都会会心的感受到教育的情怀。

如果说《我曾走在崩溃的边缘》看到的是一个负隅顽抗的企业精英,那么《在岁月中远行》就是一位知天命的游子在游历人间,打开所有感受能力去捕捉生命中美好的洞见。

俞敏洪改变了直播方式的传统机构,以传播文化为主,以带货为辅的新文化出口,也是一种创新直播改革,企业生存是一直要在不确定的世界中探索前行的,但,我们该用哪种笃定去面对未知的茫茫之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