梳理玉兰清园系列事件

一.封控期4月5日,19号楼独居老人女儿在虹口家自杀。

原因怀疑居委会不能为她生活能力低下的父亲提供盒饭。她给父亲送饭,给快递哥充值200元话费后,无法忍受网络暴力,跳楼自杀。

二.封控期4月中,26号的一名叔叔,突发心梗,小区距离西华山医院2公里,因跨区医疗需镇里特批,只能等待远在15.8青浦中山医院公里外接人,一个多小时后救护车赶到,老人已经死了。

三.4月24日,8号楼核酸异常,未复试确诊,整层阴性邻居隔离,谎称去酒店,实际到达新公寓,全家一张军用折叠床,晚上7点才提供午餐盒,第二天9点才提供饮用水。

四.41月23日下雨后,物业不允许志愿者在社区门口的警卫室与团购联系,虐待和殴打志愿者。在社区小组发布了虐待和拉动志愿者的照片,要求人肉志愿者。

四.4月30日41号楼核酸异常,半夜12:00同层阴性转,居委会无主持工作,90岁老人摔倒,肩部粉碎性骨折。

五.社区实行连坐制 即一人阳性,周围所有交叉居民都被带走,甚至一个逐渐冻结的人也无法幸免。阳性患者被要求交出钥匙。上门后,居委会以冰箱里病毒最多为由清空冰箱里的一切。问他隔离回来吃什么,回答说你可以买我们的物业供应。

六.居委会购买居民药品的效率极低。居民需要的药物通常需要很长的等待期。不仅如此,居委会还多次丢失居民重要的医疗保险卡等材料。至于居民需要降压药的要求,居委会表示要休息一个周末再配药。问家里出事怎么办?,回答到时候你叫120。

七.小区在封控楼居民不知情的情况下,给每户安装了门磁。不仅如此,他们所提供的门磁为其他封控楼解封后遗留物循环利用。在5月15日此批门磁发生小幅度爆炸以及掉落。居民质问居委会,居委会给回复说“第三方正在赶来”。是夜,居民开门发现问题门磁仍在,仅捡走了已经发生掉落或爆炸的部分门磁。

八.5从6月6日开始,社区沉默了三天,没有正式通知。控制物业不允许物资进入社区,包括米、面、粮、油等基本保障物资。它们都停在一公里外的十字路口。5.7~5.10继续静默,5.7晚上,邮政蔬菜供应车不允许开到社区门口,卸货在一公里外,不允许社区居民接货。在沉默期间,唯一的物业可以作为法人卸货到社区,并在沉默期间分发。早期公司蔬菜价格高,后期蔬菜质量差。

到目前为止,社区发放的材料很少。11天只发放一次零食,一次少量以辣椒为主的蔬菜,每户一袋挂面,一盒方便面。把社区的老弱病残放在哪里,它的心可以被惩罚。居委会副书记及其同事在办公室吃了三天的山姆瑞士卷。被发现后,表面上与社区门口的居民代表沟通,但居民代表理性地发表意见,但以拒绝执行防疫要求为由报警咬人。

我们小区从3.12从那以后,几乎每天都有阳性病例,没有通知流量调整,也没有任何保证材料提供,材料主要是零食,数量很少,不与大型超市合作,不安排分销,各种工作逃避。需求主要是材料保证、日用品保证、网上购物链接不需要。